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档案揭密

首任驻日公使何如璋为日本间谍吗?

作者:admin 日期:2008-4-15 9:04:13 人气: 标签:
导读:

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孔祥吉先生以研究晚清史享誉学界,2004年4月,孔先生与东京大学村田雄二郎教授合作推出《罕为人知的中日结盟及其他——晚清中日关系史新探》(巴蜀书社)一书,再次受到学界的一致好评。这部由十七篇专题论文组成的著作,大都依据翔实罕见的史料,揭示出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读后获益良多。然而无可讳言,“书囊无底”,百密或有一疏。这里谨记一条愚蒙之见,聊作芹献,就教方家。
  


    本书首篇为《首任驻日公使何如璋》,在介绍何如璋处理琉球争端,与黄遵宪筹划朝鲜策略的业绩之后,文章认为何如璋卸任回京后,被日方情报人员收买,两次向日本提供有关中法战争期间清廷上层的决策内幕。在琉球问题上与日针锋相对的首任驻日公使,居然回国不久就被日方收买,这确实令人触目惊心和匪夷所思。文章主要依据的是日本外交史料馆庋藏的两封何如璋的亲笔密信,第一封密信(图1)以及信末注解均未出现何如璋,不能断定为何氏所为,第二封(图2)全文如下:前日周炳麟来访何侍读,炳麟盖在越南数日前归京者也。侍读向 (“向”,孔文误作“问”——作者)彼访西贡、 河内、东京等之事,其所答不甚分明,亦无奇闻可称述者(孔文漏“述者”――作者)。炳麟又问侍读曰:琉球之事如何?侍读曰:议论纷扰,总要打仗而决已。昨日又有人来问越南事,侍读曰:吾闻似事(孔文漏“事”字——作者)归和议,左中堂不要起行,李中堂上书,书中所言,吾亦不得听之。云云。
  文章认为,“此情报未尾,有红笔注明‘右者,何如璋氏,经井上生致渡部书记生之内报也。侍读者,乃何如璋自称’。正是由于第二份情报的特殊文体,日本在北京的公使馆情报人员才特别注明系何如璋提供”(第25页)。由此文章断定第一封密信也系何如璋所为。孔文认为两份密信“书写于‘大清国日本公使馆’的信纸上,书写十分工整,字体完全相同,由于日本驻京公使馆已破例注明出自何如璋之手,且均注称之为‘内报’,内报者,盖情报之谓也,所以,日本外务省官员对此非常重视,几乎每个字都用假名注明读音”;(第25页)并且批评“何如璋作为首任驻日公使,在金钱诱惑面前,本应该保持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对日本情报人员,让其设法取得清廷机密情报的无理要求,应当予以严厉拒绝,痛加驳斥。而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尽其所知,写给了日本的情报人员。这种举动实在令人吃惊与不解。”(第29、30页)但是仔细研读档案后,发现该论断疑窦丛丛。
  首先,该情报未尾红笔注明的日语原文为:“右は何如璋氏方ニ寓居致居候井上生ヨリ渡部書記生エ之内報也侍讀トハ何如璋ヲ云フ”。译成汉语为:“右者,为寓居何如璋氏家中的井上生致渡部书记生之内报也。‘侍读’指何如璋”。亦即,是客居何如璋家中的日本留学生井上向渡部告的密,而非何如璋本人。其次,对照何如璋的笔迹(图3),此信显然并非出自何如璋之手。再次,该密信虽用汉文写成,但带有日式汉文的痕迹,不似中国人所写。如,“侍读向彼访西贡、河内、东京等之事”一语,改作“侍读向彼问西贡、河内、东京等之事”更符合当时的汉语习惯;“内报”一词,《辞源》、《辞海》和《汉语大词典》未载,似为日本词汇,日本《广辞苑》释义为“暗中通知”、“内部信息”。第四,“侍读”是官名,为清翰林院侍读之省称,何如璋不可能用于自称。第五,该密信并非如文章所称,书写于“大清国日本公使馆”信笺上,而是参照孔先生提供的书影,稍经辨别就可知道,使用的是“在清国日本公使馆”信笺,亦即,是日本驻华(清国)公使馆的信笺。可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第六,两封密信标注的不是假名,而是“训点记号”——一种按日语语序研读汉文的符号。  图三 何如璋笔迹
  那么,井上为何人,缘何住在何如璋家中?井上陈政,原姓楢原,1862年出身于江户(现东京),寄养井上成光家后,改姓井上,1888年后又恢复原姓,中国名陈子德。1877年,供职于大藏省印刷局制版部,因勤奋好学,深得局长得能良介的赏识,1879年被派往清政府驻日公使馆跟随首任公使何如璋、副使张斯桂、参赞黄遵宪等人专门研习汉语。1882年,何如璋任满归国,20岁的井上又被继续派往中国学习。他跟随何如璋来华,先后在北京、福州从何如璋学习制度掌故,马尾一役何如璋被贬后,又从俞樾学习诗文。俞樾《曲园自述诗》(第29页)记其事道:“甲申岁(光绪十年,1884),日本东京大藏省留学生井上陈政字子德,奉其国命,游学中华,愿受业于余门下,辞之不可,遂留之。其人颇好学,能为古文。”井上在华游学6年后深受重用,先后任日本外务省翻译官、驻英公使馆书记官,甲午战争爆发后,1895年1月被招回外务省,在中日下关谈判时,任伊藤博文和陆奥宗光的翻译。1897年9月赴北京任日本公使馆一等翻译官,同年末升任二等书记官,1898年娶侵台司令西乡从道之女为妻,并随从伊藤博文访问中韩,回国后撰成《清国商况视察复命书》。1899年再次赴任北京日本公使馆,1900年义和团一役负伤后死于破伤风,终年38岁。
  井上在华游学期间留有两种记录。其一为《清国纪行》,由《致得能良介局长书札》、《旅行杂言》、《广东省略说》、《旅行杂言第二集》和《附录》组成,封皮由宫岛诚一郎题作《清国纪行》,系井上寄给宫岛的稿本。它用日语记1882年3月随同何如璋从横滨出发,途径上海、广东、厦门、烟台、天津,最后抵达北京路途所感,现藏早稻田大学图书馆。其二为《西行日记》,记1883年11月16日从北京出发,游历直隶、山西、陕西、河南、湖广、江苏、浙江、福建,最后抵达福州,与何如璋见面的过程。全文用汉文撰写,日记体。它有两种稿本存世,原稿皆无标题,国立国会图书馆藏本作“清国周游记”,系井上寄给宫岛诚一郎请求斧正的稿子;大东文化大学图书馆藏本为著名中国通米泽秀夫保存的照片,记作“游华日记”,卷首载俞樾序,无题。查《春在堂杂文》(四编卷八),载有《井上陈子德西行日记序》,除个别文字稍有出入外,余同。
  井上留学回国后,撰成《禹城通纂》一书,分政体、财政、内治、外交、刑法、学制、兵备、通商、水路、运输、物产、风俗等12部,上下2册,煌煌2033页,另有附录353页,为清朝当政各员传略,1888年由大藏省出版。据该书卷首井上所撰“留学略记”,他在京时客居何如璋家,向其学习制度掌故。由此可知,第二封密信就是在他听到了何如璋与周炳麟的对话后,密报给日本驻华公使馆。
  此外, 这两封密件据孔文第25页注解,藏外交史料馆《清法战争文件与帝国之中立政策》。其实,它应藏于《外交史料馆所藏外务省记录总目录战前期》(第一卷明治大正篇)第5门(军事)第2类(战争)第1项(开战)第3号的《清法战争一件》档案中。《帝国之中立政策》(正确的翻译应为“关于帝国中立之件”)是《清法战争一件》之下位分类的另一种档案,它没有手写档案,全系印刷品,汇集了日本在中法战争中有关保持中立政策的资料。
  最后,经笔者赴外交史料馆核对原文,发现孔文在引文上也存在一些微瑕。如第27页在引用宫岛诚一郎 、副岛种臣 与黎庶昌对话记录时,有以下舛误:
页行          误                 正
27页22行        余愿贵邦开仗        余愿贵邦一旦开仗
28页5行        则亚洲尚堪问乎        则亚洲事尚堪问乎
28页6行        副鸣              副岛
28页8行        剧以敝国为弱        遽以敝国为弱
28页18行        或又有疑以下数语        “或又有疑”以下数语
28页22行        弟知故不乐也        弟知之故不乐也
28页25行        知然否             然否
   学者笔误,在所难免。但孔文提出的何如璋间谍说,事关重大;并且《光明日報》(2004年3月23日第3版)和人民网(2004年3月24日)都以《不该发出的两封信——叹何如璋之不慎失足》为题,对孔文予以广泛传播。因此,有必要予以正之。

何如璋笔迹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