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档案揭密

清廷驻日公使何如璋的日本间谍嫌疑

作者:admin 日期:2008-4-15 15:32:18 人气: 标签:
导读:

    何如璋(1838-1891年),字子峨,广东大浦人,晚清著名外交官员,1877年出任清政府第一任驻日使臣。1883年九月,因在中法战争中阵前脱逃,被发往军台效力。后受李鸿章之弟、两广总督李翰章所邀,赴广州主讲韩山书院。


  对于何如璋与其副手黄遵宪等人出使日本期间的所为,史学界一直是赞誉有加。2001年,有中国学者在日本外务省档案馆查档,一位在阅读档案的学者请其辨认档案中的几个汉字。展读之下,这位中国学者大吃一惊竟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何如璋竟是日本间谍!


  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所藏的档案《清法战争文件与帝国之中立政策》卷宗中,存有两封何如璋归国后写就的亲笔密信。这两封信均用毛笔书写于“大清国日本公使馆”信笺之上,文字十分工整,字体完全相同。其中一封写道:“李爵相鸿章,由上海三次五百里陈奏越南事件,原折系皇太后存留宫中,除军机大臣以及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得以筹划商办外,其余臣工概不得与闻。漫云百余金,即数百金,亦无从得其底稿,万难设法,有负委任,尚望原情格外。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主战者多,主和者少,至六部九卿科道等官,亦各有议论。如指定何人及如何立论,无从得知,不敢妄言。”


  在此文最后,有日本驻华外交官用红笔书写的注释:“右者系支那之某官,致渡边书记生的内报”。此文是由日本驻北京外交机构直接寄送外务省的,按照惯例,对于提供情报的清朝官员只称“支那某官”或“某人”,不直书其名,即使是对其亲朋好友,也不能有任何泄露。只是由于日本外交官出自同一档案的另一封信上注明此信系何如璋所写,后人才能断定这封字迹相同的信笺也出自这位清廷要员之手。


  日本人向何如璋索要的乃是中法战争紧要关头李鸿章“由上海三次五百里陈奏越南事件”的奏疏底稿,这是关系战局成败的顶级机密文件。当时,李鸿章正与主持军机处的恭亲王奕就和战之争闹得不可开交,慈禧正打算借此排挤奕,一场中枢易主风暴正在酝酿之中。而日本人此时向何如璋索要如此重要的机密文件,其目的自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几乎在通过何如璋刺探清廷中枢情报的同时,日本政府还试图通过何如璋的继任者、时任清廷驻日公使的黎庶昌刺探类似情报。而黎庶昌则以不了解近况为由娩拒之。后人在《清法战争文件与帝国之中立政策》中,同样可以找到日本官员与黎氏谈话记录的重要章节。与黎庶昌相比,何如璋在金钱诱惑面前丧失气节和尊严,将清政府内部最重要的情报亲笔书写给日本情报人员,此举实在令人震惊。


  在何如璋亲笔书写的另一封信中,再次向日本情报人员透露:“前日周炳麟来访何侍读,炳麟盖在越南数日前归京者也。侍读问彼访西贡、河内、东京等之事,其所答不甚分明,亦无奇闻可称。炳麟又问侍读曰:琉球之事如何?侍读曰:议论纷扰,总要打仗而决已。昨日又有人来问越南事。侍读曰:吾闻似归和议,左中堂不要起行,李中堂上书,书中所言,吾亦不得听之云云”。此信末尾同样留下了日本外交人员在上报外务省时的记录。由于何如璋在此信中使用官职“侍读”自称,因此日本驻华外交人员在其上特别注明:“右者,何如璋氏,经井上生致渡部书记生之内报也。侍读者,乃何如璋自称”。


  日本外交情报部门对于这件情报十分重视,几乎在每个字旁都用假名注了音。这份文件的过目者也在阅毕之后依照惯例,在正文旁边签了字或盖上了名章。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