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峡两岸

张学良离黔赴台前后的几则日记

作者:admin 日期:2008-12-26 23:06:32 人气: 标签:
导读:
现存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毅荻书斋”中的《张学良日记》,是一部珍贵的历史文献。从日记中可寻其在贵州8年幽禁生活的痛苦心境;而张学良离开贵州经重庆飞往台湾初期所写的简洁日记,告诉人们张学良的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经历。下面摘录几则,并稍作注释。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9月18日
        我对于中国的传统礼教,是接受得不大多。自幼就具有反抗的性格:反抗我的父母,反抗我的老师,甚至反抗我的长官……凡不得于心者,自以为是,辄一意孤行,不顾一切。
因为这天日本军阀之一弹,震荡了全世界,扯破了国际条约,暴露了国联无能……可是另一方面,使全世界认识了侵略者的真面目,辨明了法西斯的本质,……另一方面,深刻激刺了国人惰性,惊醒国人的沉昏。……

        (按:张学良还决定从这一年起把9月18日这一天当元旦。此举犹如他1929年突然把自己的生日,由每年6月4日改为6月1日一样,均为自警自励之为。更改1929年的生日,意在回避他父亲在沈阳皇姑屯车站遭遇日本关东军制造的车祸,永远记住这一血腥的日子。而来到贵州修文的阳明洞后,面对国破家亡、全国浴血抗战的形势,决定把每年的9月18日,当成自己新一年的伊始,这亦是张氏决心记取历史教训、为国难家仇奋发进取的表现。)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9月18日
        九一八于桐梓
        这是十四个年的九一八了,今天天气十分清朗。今年更比往年大不相同,我虽然还不能自由的走上我的故土,可是我的故土是在压迫之下,而得到了自由。虽然故乡的老乡们,受到了日寇的奴化,可是十四年的教训,使得多少老乡们改换他们的头脑,促成了他们自发的精神,我衷心期待着解放了的故土,焕然一新。
        (按:日本投降了!然而,张学良依然没有人身自由,故而悲愤不已,发出了“还不能自由的走上我的故土”的感叹。)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1月1日
        今年我又把它改回来了。九一八的问题,虽然是有了结局,可是东北还未得到自由解放,那块土地里还埋藏着大量炸药,不晓得它们哪一天会爆炸的。不只是东北哟!中国全国还不是一样吗!
        (按:八年抗战终于胜利了,张学良不再以“九一八”当成元旦,而是要在1月1日这天重新过新年了!但张学良也看到,全国还没有真正地获得自由。日记中的这些隐晦的句子,流露出张氏当年希望全国民众真正获得自由解放的心情。)

        4月22日
        本月十五日莫柳忱来寓探视,由处长李肖白陪同,带来家人及朋友信件多封跟亲友们赠送的甚多物品。莫在寓小住五日,谈话时李(肖白)、刘(乙光)常是在座。彼告余之东北人寄予我的热情,使我感激而惭愧,心中痛快而又难过,不觉眼泪流出。我写好些信托他们带去:
        上蒋先生、夫人函,致t.v.(宋子文)don、chow、kung、rgm岳军(张群)、铁城(吴铁城)、力子(邵力子)、达铨、扩清(曾扩情)、公剑、相庭(彭相庭)、玉朴、若愚(胡若愚),和家信多件(包括寿夫人和冠英姐)。临行时又嘱致何、陈、徐各一函(系莫德惠之建议),致同乡诸友一函未书上款。
        日来心绪不宁,疲甚,此为追记,悔未详记各函及送东西者之名。(也带来了赵一荻独子宝贝及赵一荻三姐来信)
        (按:此为莫德惠在抗战胜利后第一次探监。而莫德惠临行之前,亲自叮嘱张学良给何(应钦)、陈(陈诚)、徐(徐永昌)写信,因此三人当时正得蒋介石之信任。赵一荻独子宝贝,即时在美国求学的张闾琳。)

        5月20日
        前日乙光交来首芳大姐来信乙封,附函两件,相片十张,言及西安房产事(为争产事)。复函交乙光转去,劝其放大气些。并托买明史。(系嘱代购大字版《明史》)
        (按:大姐首芳,即张学良一母同胞的姐姐,乳名张冠英。张学良和张作霖父子在大陆遗留的产业甚多,抗战胜利前,北平的旧部朋友们,组成一个以宋子文为首的张氏遗产清理委员会,负责分配和处理其在北平、西安和沈阳等地的房地产。清理后给张氏家族每人一份。张学良致其胞姐首芳的长信,请见卷二信函。)

        7月24日
        刘队长交来t.v.7月12日的信一件,附旧西文杂志一束。
        (按:t.v.即宋子文姓名的英文缩写。时宋子文任国民政府的外交部长兼任行政院长。)

        9月21日
        刘队长告知,吾等有移地消息,彼将去渝请示一切。
        (按:此为张氏即将离开大陆的先兆也!)

        10月1日
        同刘队长太太,因将离桐梓,游兵工厂的大山洞,再到招待所小饭,又游红花园(在桐南约十六公里),游元田坝、峰岩洞(在桐北约十五公里)。
        因将离去,老刘言可外出一游。同edith、刘氏夫妇孩子们,先到兵工厂之大山洞,再到兵工厂的招待所午餐,游桐南十六公里处之红花园,什么也没有,一个小村子,游元田坝、凤岩洞。凤岩洞倒不坏。
        (按:edith,为赵四小姐的英文名字。从这篇日记中可知,张学良在贵州桐梓幽禁时的自由状况,与从前在湖南相比,明显减少许多。他在贵州桐梓居住多年,竟然连16里之外的地方也不能前往。)

        10月15日
        自从得知要搬家,将近一个月,昨日汽车才来。早四点二十分由桐梓出发,约十点在东溪午餐,下午约六点抵渝,住渝郊外之松林坡。在渝期中有张严佛夫妇、李云波夫妇、杨继云、许远举等人来访。
        (按:松林坡,在重庆歌乐山中美合作所内,系戴笠抗战期间为蒋介石修建的一库带有防空袭地洞的公馆,但蒋介石未曾入居。公馆为戴笠占有,人称戴公祠。张学良在重庆约停留半月之久,后从这里飞往台湾。)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11月2日
        早六点一刻由白市驿(重庆郊外——引者)飞机场起,c59(系运输机型号——引者),八点四十分到武昌徐家棚飞机场加油,十二点十五分抵台北飞机场,陈长官派周一鹗处长、刘启光县长、吴明远、连参谋(号良顺)、调查科长陈达元等来迎,在台北(陈达元公馆)午餐,下午二点十五分由台北(新竹县长刘光启陪同)乘汽车出发,约五点半抵新竹下宿于招待所。
        (按:陈长官,即陈仪,1945年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首驻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张学良从大陆来台湾初期,陈仪出于私谊给予他诸多方便。)

        11月3日
        投宿于新竹市的招待所,在日本时代为新竹公共建筑物,是为招待贵宾用的公会堂。早晨我起床甚早,巡视室内外及庭园,几乎使我泪下。……这怎么会叫台湾的同胞安静下去,他们当年思念祖国的热诚,这叫他们多么失望,只有冷却下去他们的热血,或者燃起另一个火焰。谁来挽救这一个重大损失,真叫我有泪吞在肚子里。……
        九点许由刘启光县长夫妇陪同,乘汽车由新竹出发(经竹东),约至下午一点抵寓所,此地为日本时代井上温泉,乃高山族“鹿蕃”地。
        (按:在新竹招待所下榻的当夜,张学良还挥笔写了一首新诗,表白他对台湾寄予的无限深情。)

        11月11日
        陈仪派其参谋长柯远芬持手书来清泉问候,并与谢旅长懋权、宪兵团长张慕陶,与刘乙光同来。次日柯参谋长返台北。
        (按:此次陈仪专派柯远芬参谋长持亲笔书信前来清泉,系对11月4日刘乙光随新竹县长刘启光同去台北时,代张学良转呈陈仪书信的回复。)

        12月4日
        陈仪派专人送来一信,附送有蒋夫人来信及糖两包。
        (按:这是张学良到台湾之后,第一次收到宋美龄委托陈仪捎给他的一封信。)

        12月15日
        陈长官公仪来寓,谈到国内、国际历史、中日各问题,彼对中日问题,有深刻认识、特殊见解。言到古田松阴对日本尊王、吞华思想之提倡,伊藤博文、后藤新平灭华之阴谋,彼认为日本侵华思想一时难为消除,美国亦将上日本人的当。并言到二十年后中日恐成联邦,但如中国人自己不自强,恐大部政权反落到日人之手,此段甚有记载留给后来之必要。午餐后再谈了一谈,始辞去。
        并赠给书籍、果物不少。
        (按:此前宋美龄与张学良的往来信件,均由陈仪代为中转。现陈仪又亲自来清泉住地探望张学良,这在当时军政高官中是要承担风险的。陈仪来时还指示特务队长刘乙光,把清泉住地朝阳的房子让给张居住,刘乙光当场应诺,然而陈仪走后,他们一家仍搬进朝阳的房间居住。)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3月1日
        刘乙光告知我,连日台北、竹东民众暴动。袭击衙署,专打外省人在台为官吏者。我到台湾第二日,已有此感觉,已见我所写的莅台初感,非是我事后有先见之明。当局如不善处,台湾问题,真不知道成什么样子。

        3月5日
        昨晚竹东来一卡车,米、面、菜蔬不少。这是怎么一回事,起初一点不知道。后来刘队长告知了一些,但真情还不能知道。一夜十分紧张,我也未能好睡。
        连日沉闷,昨晚来了一辆卡车带来米、面、菜蔬。赵献瑞也来了,一刹工夫,寓中如临大敌,我的窗前门外,全部卫兵,并皆手持武器,这是怎么一回事?请老刘过来想问问,他说有事不来。又见他们焚烧文件,收拾行李,人员纷纷乱窜,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令人烦闷,三请老刘,仍不来,余到刘的屋去看他们,十分仓皇,刘太太和孩子都改换了衣服,问刘是怎么一同事,他含混回答,仅说竹东也出事了,把区公所烧了。连日沉闷和鬼祟情形,使我十分不痛快。

        3月7日
        今天他们又对我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大早刘太太就装模作样的到处偷偷地察看。一定是外间又有什么风声。我想也不外乎那一套,想了想,睡我的大觉去罢。

        3月8日
        一早,刘太太又偷偷地来了,假辞借烟,可笑!吃饭时,老刘(刘乙光——引者)避而不见,我想想好生气,我对他们以诚相向,并以善言导之,又以好言讽之,使其自觉,他还是那鬼祟小伎俩对我。后来想一想,这是他的职务。但是又一想“士可杀不可辱”,他这种无礼貌的不诚实的举动,真叫人可气,就是外方对我有什么图谋,好好的告诉,使我自戒,说明他的苦衷。何必这样鬼祟拿我当傻瓜,可气!想了一想,他们可怜又可笑!后来“细蛮子”(刘乙光之子——引者)来到我房子玩,我看见赤子天真,与虚伪鬼祟相对照,真使我有甚大的感觉,古(人)所谓,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正此之谓也。我气他们,我……也心不赤子了!慢慢想想,我即以赤子之心对任何人,他们也是任何人之一,何必生气,所以气也就消了。还是以客观的眼光,查看他们的行为,以作自己的借镜。
        (按:从上述日记中可见,“二·二八事变”是张学良在台幽禁期间的一场大灾大劫。正如张氏事后所言:“那几天我老盘算,如果刘乙光真要对我下毒手,我还可以引颈就戮呢,还是我先下手把刘乙光杀了,或者我也同归于尽,都是我所极不愿意的。我张学良就这样的下场吗?准备混乱中把我打死。幸而台湾事变几天就平息了,否则,真难说……”1959年刘乙光退休的时候,张氏还送他许多钱物。张学良如此为人,真乃世间大手笔!)

上一篇:自由的滋味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