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海峡两岸

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对台湾的军事接收

作者:admin 日期:2008-12-26 23:10:31 人气: 标签:
导读:

戈胜

 

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正式签署的投降条款等国际性法律文件,甲午战争后被日本依据《马关条约》强行割占的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国民政府作为中国中央政府对台湾进行了受降接收。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与警备总司令部以原台湾调查委员会为基础,从各地抽调干部加以充实,并指定陆海空军有关部队参与,组成了受降接收班子,经过近半年的努力,较为顺利地完成了在台湾的受降与军事接收任务。

19458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827日,蒋介石正式签发陈仪出任台湾行政长官的手令,不久又任命他兼台湾省警备司令,台湾接管工作进入最后准备阶段。30日,国民政府派葛敬恩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派钱宗一、周一鹗、赵乃传、张延哲、赵连芳、包可永、徐学禹、胡福相分别任秘书、民政、教育、财政、农林、工矿、交通、警务处处长。[1]91日,以陈仪为首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和警备总司令部在重庆设立临时办事处,奉军事委员会命令,颁发组织规程及编制表,设机要室,第一、二、三、四处,副官处、经理处、军法处、调查室,并辖特务团一团、通信一连、军乐队一队,除调查室由调查统计局迳行派员组设外,当即着手于内部正式编组。[2]由警备总司令部参谋长柯远芬具体负责,开始筹划去台受降接收的有关事宜,包括人员调配,去台部队的调动安排,与中国战区美军总部联络、商讨接管计划及空海输送等。99日,葛敬恩作为台湾省代表赴南京参加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葛敬恩约见了代表驻台日军投降的日军驻台第十方面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令其作好中方入台接收的有关准备工作。

    928日,在重庆成立了接收台湾的先遣机构──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及警备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派行政长官公署秘书长葛敬恩和警备总司令部副参谋长范诵尧任正副主任,两单位指派专门委员及参谋人员共计47人,包括黄朝琴、林忠、游弥坚、李万居等台籍干部多人,另有宪兵第九团派一个排随行。105日,前进指挥所全体人员从重庆迳飞台北,先行接洽受降及接收事宜,6日在台湾总督官邸旧址举行了第一次中华民国国旗升旗仪式,同时代表陈仪将行政长官公署和警备总司令部的第一、二号备忘录交付与谏山春树。范诵尧于8日、11日与谏山春树作了两次谈话,指示日方各部队应行集中地点以及台湾地区日军在正式向我投降前应遵守之事项。10日,前进指挥所在台北市旧公会堂内举行台湾省第一次国庆纪念庆祝大会,会后,立即展开接应军队登陆和正式接收前的各项准备工作:派参谋偕美军联络军官赴港口侦察现地状况、港口设备被炸情形以及可能停泊舰艇的数目等,为军舰来港停泊作准备;调查现有营房的容量,作为分配国民党军队宿营地的参考;在基隆成立办事处,同时派员赴淡水等地办理军队登陆的运输补给和宿营等事宜;调查访问台北及各地金融、工矿、物资的实际状态;派员监督日军调动。[3]随着国民党军队的陆续开进,前进指挥所逐步结束使命,并于1025日撤销。

    国民党派往台湾参加接收工作的部队陆续开进,部署在台湾各战略要点。早在914日及26日,张延孟率领第2223地区空军率先飞台,分驻台南、台北两地区,成为日本投降后第一批入台驻防的中国军队。陆军主要为陈孔达的第70军和黄涛的第62军,前者负责台湾北部地区,后者负责台湾南部地区。陈孔达部主力1013日由宁波乘船出发,17日在基隆登陆,先以一团兵力占领滩头阵地,掩护登陆,而后逐次进驻宜兰、台北、淡水、新竹各要点,并向敌监视警戒,设指挥部于台北,另一部于26日在基隆登陆完毕。黄涛第62军分三个梯队于1016日起由越南出发,陆续于10182226日在左营和高雄登陆,逐次进驻屏东、台南、嘉义、台中等地,设军司令部于台南。受降仪式举行之前,在台湾登陆的国民党军队还有台湾省警备司令部特务团及通信连、海军第二舰队陆战队第四团一部、宪兵第四团、军政部无线电第五区台等,以第208师、209师为总预备队,于福州附近地区集中待命。17日,第二批赴台人员,包括国民政府直属机关驻台人员及由柯远芬率领的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及警备总司令部人员,共200余人到达台北。[4]由于日本统治者的封锁,当时绝大多数台胞不了解国共斗争详情,也不清楚共产党人对抗战的贡献,因此,他们把国民党视为“孙中山的继承者,抗日的英雄,收复失地的功臣”而加以热烈欢迎。[5]还有一支全台统一的欢迎歌,词曰:“台湾今日应升平,仰首青天白日清。哈哈,到处欢迎;哈哈,到处歌声。六百万民同快乐,壶浆簟食表欢迎!”[6]

    1024日,陈仪从重庆飞抵台北,受到台湾人民的热烈欢迎。次日,中国战区台湾省对日受降典礼在台北市中山堂隆重举行,出席仪式的有中方受降主官陈仪及中方驻台部队的将领、国民党政府各部委驻台代表、台湾各界代表、美军联络组顾问等,日军代表为原台湾总督兼日军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等,共约180余人。陈仪首先说明他奉命为台湾受降主官,将第一号命令交与安藤利吉,令称“本官所指定之部队接收台湾澎湖列岛地区日本陆海空军及其辅助部队之投降,并全权统一接收台湾、澎湖列岛之领土、人民、治权、军政设施及资产”。[7]接着,由日方投降代表安藤利吉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至此,日本将甲午战争后从中国窃取的台湾、澎湖列岛交还中国的一切法律手续均告完成。日方代表呈递降书后退出,陈仪即发表广播声明:“从今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权之下,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本人特报给中国全体同胞及全世界周知。”[8]因敌人侵略而导致丧失国籍的台湾人民,自19451025日起一律恢复中国国籍,沦为日本殖民地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台湾结束了“孤儿”地位,正式回到祖国的怀抱。经历了整整半个世纪亡国之苦、失土之恨的台湾同胞终于迎来了光复的日子,其无比的爱国热情和“出头天”的激动心情是难以言表的。尽管受了半个世纪的皇民化教育,但台湾同胞仍然坚持中华民族认同,仍然把中国视为自己的母亲,积极拥护中国军队收回台湾主权的义举。受降典礼之后,“台湾全省同胞欣喜若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祭告先祖,通宵欢饮,庆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9]

    紧接着受降仪式之后,台湾正式成立全台接收机构,下设军事接收、经济接收、文化接收等部会,陈仪以台湾警备总司令名义兼任接收机构的最高主管。其中,军事接收工作由“台湾地区军事接收委员会”负责,陈仪兼主任委员,各军兵种主官任委员,设办公处负责处理一切经常业务。军事接收委员会下设若干组,包括陆军三组、军政一组、海军一组、空军二组和宪兵一组,分担接收执行任务。“当时在台日军,尚有16万余人,日人亦有29万余人,合计有458千余人,粮足,军器尚完备”。[10]在国民党军队登陆之前,日军基本上已按照前进指挥所的命令,自行收缴武器装备,分别在驻地分类入仓,日军则按指定地点,集中于城市以外的山地乡村,仅留少量步枪作为守卫之用。军事接收工作进行得颇为顺利,经过前后约四个多月的时间,接收飞机、船舶、车辆、枪炮、弹药等大批装具物资器材,并将全部缴械日军集中管理,完成了军事接收任务。当时在台日军中不乏顽固分子,在投降后,“擅将大批武器、弹药、化学兵器以及军用物资等,盗卖、毁损或藏匿不报”[11],但这毕竟只是个别人的抗拒行为,丝毫不能改变台湾已经归属中国的事实。

    在日本投降后,对在台日侨、日俘的处理是军事接收的重要内容。陈仪到台湾后,宣布要求对日俘、日侨“勿记旧恨”,为宽大处理日俘日侨定下了基调。对日俘日侨的处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光复之初,利用日俘从事复旧工作。1945117日,由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召集长官公署各处及海空军各主管,决定日军缴械后在回国前从事复旧工作以补偿中国的损失,内容包括海运恢复、空运恢复、营建修理、修复陆上交通及恢复工矿生产等,并对所属日军施工作了部队区分,命令安藤利吉办理,由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各有关机关派员监督执行。因日军解除武装时间有先有后,编组开工难以统一实施,所需工具材料的补给又难如人意,复旧工作的效果并不理想。12月末美军联络组通知集中待运后,复旧工作限于月底停止,日俘一律遣归原队,集中待运。(2)设立战俘管理处。奉陆军总司令部电令,于19451216日组织成立战俘管理处,在警备司令部内设处办公,下设两个战俘管理所。战俘管理处、所成立后,遵照陆军总部指示,由战俘管理处及各所派遣监护警戒部队,准许解除武装的日军不分解其原有建制,成立台湾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负责管理。同时,对日俘的管理办法、卫生设施、生产自给、输送调配、检查、给养、战俘犯罪等问题的处理等都作了详细规定和说明,保证了战俘管理工作的有序进行。(3)利用日俘停止复旧、集中待运的短期机会,施行精神教育拟定了《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战俘管理处教育计划大纲》和《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战俘管理处巡回教育团教育实施办法》等,采取演讲会、巡回教育、广播教育、文字教育、政治座谈会及辩论会等形式,对日俘进行精神教育,阐明三民主义与联合国宪章之真谛,促使其觉悟日军阀黩武主义之错误。(4)制定了战俘遣送计划,由本部第三处计划集中营与遣送并负责实施,设立基隆、高雄两个港口运输司令部和铁道运输司令部负责遣送任务,令台湾地区日本官兵善后联络部分设联络支部于上列各单位及各大城市,以协助日战俘的输送、集中与遣送乘船等工作,还与美军驻台联络组保持密切联系与合作,使战俘遣送工作能及时、顺利完成。另外,在花莲港设立隶属于基隆港口运输司令部的运输分处,利用其现有设备及拨配适当数量的小型日舰来负责台东一带的日侨遣送任务。[12]1946112日,国民政府开始在台逮捕日本战犯,并将第一批战犯20人押赴上海。420日,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宣布,在台日军及侨民的遣返工作全部完成。[13]

应该指出的是,中国军队在台湾的受降与军事接收工作是在抗日战争胜利的大背景下进行的,没有海峡两岸人民的浴血奋战,日本帝国主义不会自动放弃在台湾的殖民统治。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百年来反抗外来侵略取得完全胜利的第一次民族战争,台湾光复也作为这一胜利的组成部分和重要标志而载入史册。台湾正式收归中国,是中国人民半个世纪奋斗的结果,也表明台湾的命运不能离开祖国的命运而单独解决。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台湾人民是我们的骨肉同胞,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什么“台湾是无主之地”,“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谬论在历史事实面前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还应看到,台湾接收是国民党为发动内战到处抢夺抗战胜利果实的一个组成部分,并把台湾作为其日后败逃的一条退路。在祖国大陆解放的前夕,蒋介石以及国民党的部分军政人员跑到台湾,他们依靠美国的庇护与支持,在台湾维持偏安局面,使台湾与祖国大陆再度处于分裂状态之中。

 

注释:

[1]《国民政府公报》,渝字第846号,1945年9月1日。

[2][3][4][7][8][11][12]陈鸣钟、陈兴唐:《台湾光复和光复后五年省情》(上),南京出版社1989年12月版,第155、158、160、152、162、153、191-109页。

[5]黄嘉树:《国民党在台湾》,南海出版公司1991年6月版,第7页。

[6]纯青:《台湾收复时的见闻》,转引自彭明主编:《中国现代史资料选辑》(第六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年3月版,第138页。

[9]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编:《台湾总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1年10月版,第18页。

[10]林忠:《台湾光复前后史料概述》,台北皇极出版社1983年版,第40页。

[13]李军主编:《台港澳百科大辞典》,华龄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907-908页。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