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李唐天下 > 书虫笔记

感动福建的音乐人

作者:admin 日期:2009-3-11 15:25:55 人气: 标签:
导读:
——记福建音乐学院原院长蔡继琨
 

   福建音乐学院老院长蔡继琨先生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他享年96岁。前些日子,我们怀着无限的崇敬和感念,再一次踏进福建音乐学院,追寻他奋进不息的足迹,寻觅他那一件件感动福建的动人事迹。

  参拜校主立志办学

  1983年,集美学校70周年校庆,已定居菲律宾的蔡继琨先生,接到集美校友会的邀请和老朋友陈村牧先生的来信,决然回到了祖国。这年他已是75岁的老人,阔别祖国已经40多年。

  蔡继琨来到集美校园旧地重游,40多年后的重逢,并没有使他感到陌生,有的只是惊喜,感叹和怀旧。因为他的小学、中学、高级师范,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高级师范毕业后,他顺利地留校执教。授课之余,他创建了集美高级师范学校铜管乐队,他是乐队的第一任队长兼指挥。正是在这里,他和音乐结了缘。也是在这里,他被选为留学生,派赴日本留学,就读于东京帝国音乐学院,学习指挥和作曲。在东京,他又以集美小镇优美的自然风光,和对集美学校的深深眷恋,创作了自己的管弦乐处女作《浔江渔火》,并获得了国际作曲公募首奖,成了我国第一个获得国际大奖的交响乐作曲家,开始在世界乐坛崭露头角。他常说:“我是泉州人,祖籍是泉州,出生在泉州,但集美才是我一生中极其重要的一个地方,我对他永远怀有特殊的感情。我的事业的基础在这里,我的恩师陈嘉庚先生的祖居地、安息地也在这里。我的一生最崇拜、最敬仰的就是集美学校的校主陈嘉庚先生,他倾资办学的精神永远都在鼓舞着我。”

  1986年,蔡继琨又应邀回到祖国,到集美师专、厦门大学讲学。因他的盛名,回国后,全国许多地方的乐团纷纷向他发出了合作邀请。蔡继琨先生先后到过长春、哈尔滨、上海等地,他感到祖国的音乐教育事业还不够发达,这让他忧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责任。他对朋友说:“在国外,连很多小国家都办音乐大学,可我们连一所也没有,一些大学的音乐系也只是培养音乐师范人才。”他萌生了回国办学的念头。

  他驱车来到地处海边的陈嘉庚的墓地——鳌园,在心中向校主发出办学的誓言。

  1987年,福建省艺术研究所在福州召开国立福建音专校史讨论会,许多音专校友应邀从国内外前来参加,蔡继琨也应邀回国。正是在这次校友会上,他认识了他后来的夫人刘秀灼女士,成就了他们两人的美满姻缘。1988年初,在校友们的促成下,他们结了婚。婚后,就正式在福州定居了。

  蔡继琨又一次来到鳌园,在陈嘉庚先生的墓前,在心中默默地向校主保证:“校主,请您相信我,我一定要把学校办好。学校办不好,我不会来见您。”

  八十高龄肩负重担

  蔡继琨先生在福州定居后,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办学事业中。他很快就开始筹划创建福建社会音乐学院的事宜,组建了“福建社会音乐学院筹备处”。筹备处成立以后,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现成的校舍。经过和有关部门反复协商,最后决定福建社会音乐学院先与福建师大、厦门艺术教育学院等院校联办,开展函授教学等灵活的教学方式。福建社会音乐学院作为一种暂时的过渡形式创办起来了。1988年下半年开始招生,并举办了首届开学典礼。这年他已经83岁。与他合作的人无不感慨万千。如此高龄的老人,别人早就安享天伦之乐去了,而他却是挑一身重任担双肩风雨。偌大一所新建的学校,工作千头万绪,而他仅用了几个月竟筹办成功,开学上课了。

  自社会音乐学院正式开课后,蔡继琨先生又立即筹备学院的校舍建设。他带着同事们东奔西走,寻找合适的地段。每次他从国外回来,放下行李,顾不上旅途的劳累,就亲自带着有关人员,外出勘察校址。很快就选好了校址,并开工建设了。工程建设中,他最怕的,也是最不能容忍的是拖延工期。有一次他风尘仆仆从国外回来,发现工程的进展很不理想,这对惜时如金的蔡继琨先生是个很大的打击,他大发雷霆,一夜之间竟撤换了五个部门的领导。对他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在时间面前他永远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生怕有一分一秒从自己手缝中溜走。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他还是在争时间,抢时间。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他还拖着虚弱的病躯,在家中和有关人员商讨成立“蔡继琨音乐基金董事会”,为音乐学院的发展尽最后的努力。

  喜建校舍亲力亲为

  蔡继琨先生将校址选在了福州市郊仓山区首山村,并向省政府提出了申请。省政府同意将这里的十多亩地拨给社会音乐学院作校址。蔡继琨先生顺利地拿到了土地,但要在这片土地上竖起一座座楼房,办起需要有很多乐器、教学器材的专业音乐学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向国家伸手了,不能再增加国家的负担了。凭着一腔的爱国热情,他决定变卖他在海外的所有家产,筹措资金。

  在马尼拉,蔡继琨有一所漂亮的别墅,有着优越的生活条件。他是马尼拉演奏交响乐团的终身音乐总监和指挥,是菲律宾中央大学音乐学院的教授。可以说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可是面对祖国的召唤,他义无反顾,毅然变卖了豪宅别墅、车辆和珍藏多年的名贵书画,带着毕生的全部积蓄和十一箱珍贵乐谱、资料回到了福州。

  与此同时,他又马不停蹄开始了世界之旅,到美国,到东南亚等地,游说海外各地的亲朋好友解囊相助,为家乡的音乐事业做贡献。他毁家办学的义举,打动了海外亲友们的心。在洛杉矶的南加州福建同乡会上,他的老友、美籍华人蔡松芳致词,称赞他是一位有一颗“中国心”的华人。作为侨居海外的福建同乡,大家都应该祝愿并支持这位可敬的音乐宿老的理想早日实现。蔡松芳慷慨捐款,印尼的李尚大、香港的吕振万、菲律宾的黄呈辉等企业家,也都相继解囊。

  1993年7月30日,福建社会音乐学院校舍建筑工程,在福州仓山区首山村奠基,蔡继琨先生主持了奠基仪式。

  音乐学院校舍工程开工后,蔡继琨先生一直处于昂奋的精神状态。这时他已85岁高龄,可依然事必躬亲,奔走在工地的各处。大热天,这位一贯修饰得体的老教授,竟短裤赤膊来到工地。如果遇到工地没有茶水,他就叫人扛几箱啤酒到工地,和工人们边喝边聊,为工人们鼓劲。

  1994年初,经过一年紧张的建设施工,一座座设计新颖、造型别致的综合楼、琴楼、教师宿舍楼、学生宿舍楼拔地而起;海外友人们捐赠的一件件乐器,教学设备,也各就各位。看着一座座雕刻着捐献者名字的建筑物,错落于花丛绿阴中,参与这一建设工程的员工们无不感动。通过多方不懈努力,经福建省政府的批准,1994年,福建社会音乐学院改名为“福建音乐学院”,实行全日制教育。由于福建音乐学院办学成绩卓著,蔡继琨先生申请,及各方支持,教育部批准,福建音乐学院挂靠华侨大学,成立华侨大学福建音乐学院。福建音乐学院办学保持相对的独立性,蔡继琨先生任学院董事长、院长。福建音乐学院的创办,结束了福建省近半个世纪没有专门音乐学院的历史。

  亲执教鞭德育第一

  1994年9月,福建音乐学院开学了,迎来了第一批学生。蔡继琨先生从北京、上海等地请来的一些资深教授,走上讲台传道授业。蔡继琨先生在幽静的校园中走着,看到一间间教室里,学生在专心致志地听讲,教师在聚精会神地讲课,他高兴得心花怒放。他的理想实现了,他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

  这一年,学院招收了第一批三年制和五年制的新生共60名,开设了声乐(美声与民族唱法)、键盘(钢琴、手风琴)、管弦乐(含民族乐器)等三个专业,聘请了著名音乐家郎毓秀、朱雅芬、邵钟世分别担任系主任。86岁的蔡继琨先生亲自承担起指挥课的教学任务,成了全院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全职教授”。

  据音乐学院的老师介绍,蔡老毕竟年近九旬,头发稀疏花白了,背有些驼了,走起路来有些步履蹒跚了。但一登上舞台,挥起指挥棒,立刻就精神抖擞。在讲台上,他的精神同样不减当年。蔡继琨先生多么希望,自己的晚年能多培养出几个指挥人才呀。他常常专门制作一些指挥棒,送给自己的学生,让学生把优美的旋律,把他的殷切期望带到四面八方。

  蔡继琨先生坚持“爱国第一、品德第二、专业第三”的办学方针,实行“开门办学、关门教学”的办学方式,“修德养艺、自强不息”是他亲自制订的校训。他说,我们学院培养的不是明星,而是培养具有真才实学,能扎实工作,服务民众的音乐工作者。为了做好思想品德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学院在教学上,不仅利用现有的德育教材,还通过走出学校,深入民间,送音乐下乡等实践活动,让学生树立报国责任感和对生活的自信心。蔡继琨院长就曾多次带领学生到郊县演出,送音乐下乡。

  爱生如子丰厚回报

  福建音乐学院建成后,蔡继琨先生用他全部心血灌溉着这所学校,用他毕生的治学经验规范着这所学校,起早摸黑地为学校操劳。因为过于劳累,本来就很严重的心脏病常常复发,半夜难受得睡不着觉,但第二天不听劝阻照样上班。他的血压一向不稳定,因为劳累,收缩压高达210,导致眼底出血,一只眼失明。

  蔡继琨院长治学严谨又充满着爱,他爱学校,爱同事,更爱学生。他经常巡视教室,检查教学情况,将学生的学习放在心上。他对同学们说:“在家你们是父母的儿女,到学校就是我的儿女,所以我要把你们照顾好。”遇到学生生病,他不仅让学校的医务人员陪他们去看病,必要时还要派车接送。

  蔡继琨先生一生创办过三所音乐院校,1940年在永安创办福建音专,1942年在重庆创办中华音乐教育学院,1994年在福州创办福建音乐学院。他在音乐这块园地上,耕耘了七十载,桃李芬芳,硕果累累。福建音乐学院自1994年建校以来,就为国家培养音乐专门人才300多人。不少学生在省、市、区及全国性的比赛中,多次获奖。

  半个多世纪以来,蔡继琨教授一直活跃在东南亚和欧美的交响乐舞台上,成为久负盛名的指挥家。他毕生的奋斗和贡献,使他在大陆和台湾的音乐界、教育界,在国际华人社会中享有崇高的声望。他被誉为“东方之子”、“一代宗师”,美国国际杰出人物中心授予“卓越成就人物”的荣誉,中国音乐家协会授予“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荣誉勋章”,福建省政府授予“乐育英才”牌匾。

  蔡继琨先生已经离开我们去了。他的墓地就修建在校园的一角,依伴着鲜花和绿草。墓地的前面矗立着他的半身铜像,他微笑着看着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他死后仍然和生前一样,和自己心爱的学校相依相伴,时时刻刻看着它,日日夜夜守护着它。他安息了。而他留下的丰厚遗泽,却仍会令后来者感动,令后来者歌之咏之,敬之仰之;仍会激励着无数的年轻学子去进取,去奋争。○杨文娟

下一篇:漫谈音乐指挥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