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李唐天下 > 书虫笔记

漫谈音乐指挥

作者:admin 日期:2009-3-11 16:55:56 人气: 标签:
导读:

蔡继琨

    大家知道,最早的乐队指挥是卢列(ru11y),他以大木杖敲地打拍子。他太激动,用力过猛,木杖敲伤了自己的脚趾、引发病症而死亡。

    1872年,约翰·史特劳斯应美国之邀,在波斯顿同一演奏厅,同一节目,同时间演出了十四场,演出人员二万人,指挥一百零一人,听众十万人。

上述这两件事,都是指挥史上的奇迹。通过这奇迹,人们可以理解到指挥能够成为一种学术的缘由。

    正式应用指挥棒指挥,自十九世纪开始到现在,大概也只有一百五十年。当初只是为了统一节拍,由德国莱比锡音乐院创办人、作曲家门德尔松(mendelssohn)开始,经过瓦格纳和李斯特的提倡与改革,才逐渐发展到对乐曲的诠释、感情的表现、力度的控制,音质的调配,使指挥者用思想感情的感染力来领导演奏,成为乐队演奏的灵魂,于是指挥法成为音乐学术,指挥者成为音乐家。

  自有指挥以来,对指挥有两种看法,一种是认为指挥无足轻重,不用指挥一样可以演奏,甚至某些有份量的演奏家,也有这种看法,并曾加以尝试。如苏联的第一交响乐团,曾把演奏员排列成圆形,用演奏员之间的眉来眼去和默契来代替指挥,结果因无法把曲意表现出来,不为听众所接受而停办。1951年,托斯卡尼尼死后,他指挥的美国国家广播交响乐团(nbc)的老班底,不接受任何人来指挥他们,改名换姓地变为“空中交响乐团”到各地演奏,音乐效果的一般批评都不好,结果也解散了,团员们各奔前程。因此,肯定了乐团的确需要有指挥。

  另一种是对指挥的瞎捧,盲目崇拜,捧得指挥者昏头昏脑,自以为了不超,自以为是乐团中的大师了。瞎捧不知捧毁了多少指挥家的前途。固然,也有获得很多荣誉的指挥更加努力不懈,研习进取,精益求精。如托斯卡尼尼,在他八十岁第五百次指挥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时,同他第一次指挥此曲花同样的时间去研究,而每次指挥也都慎重其事。卡拉扬指挥柏林交响乐团三十年,他所有的演奏节目都在二年前排定,以一年的时间来研习,他绝不接受临时邀约指挥。但像这种具有高度敬业精神的指挥者必竟太少了。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一首乐曲,由十个或更多的指挥者来指挥,各人的表现都不同,彼此也都不相服。这种情形,自门德尔松的时代就开始了。门德尔松指挥他的莱比锡音乐院的乐队,中规中矩、一板一眼,很正确地把乐曲奏出来,瓦格纳却批评他所指挥的—切都是错误的,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指挥者。门德尔松是当时所谓的“文雅派”,瓦格纳认为指挥者应该把自己的感情和创作融合进去,即所谓“热情派”。这种争论一直持续到我们这一时代.其实,每派都有对的地方,但每派都不会令人完全满足。因为不论那一派,当其被不消化地误用或被过份强调时,不是枯燥无味,就是歪曲乐谱。一个现代理想的指挥,该是综合这两派表现方法之人。但是,谈何轻易!一个指挥得去“弹奏”数十个以至上百个具有不同个性的演奏员以及数十件以至上百件不同性质的乐器,因此,非有卓越的指挥技巧,丰富的音乐知识,广博的—般知识、高强的传达能力和领导才华,则不轻易成为一个好的指挥。不过这些条件都不是天生的,只要持久的努力,抱不苟且的态度,不少人是可以做好指挥的。

  我还想说说指挥者与作曲者、演奏者的关系;作曲者写出来的作品,要经过中间人去诠释才有生命,但假如中间人曲解了作曲家的意念和构想,就会使生牵变得不健康。所以,主宰乐曲命运和作曲者成败的,就是中间人。指挥与演奏家都是中间人,在托斯卡尼尼的指挥下,不少作曲家复活了,在若干不成熟的指挥者手下,也有不少的作曲家埋没了。指挥者照样也可以把握演奏家的命运。乐队一定是跟着指挥,而指挥在不同的情况下却不一定跟着独奏独唱者。五十多年前我在日本读书的时候,在演奏会中亲眼看到声誉不相上下,旗鼓相当的指挥罗泰斯督克和小提琴家奠基拉夫斯基因为彼此对乐曲的诠释不同,结果停演了,在欧美,歌剧主角与指挥也常闹翻。不是主角不唱了,就是指挥不干了。所以现在通过以一种不成文的办法来解决这个矛盾,就是不找同等地位的指挥者和演奏者合作,看谁地位高就服从谁,大家可以相安无事。其实,一般的道理是乐队跟着指挥,指挥跟着独奏独唱者。因为独奏、独唱者更直接表现作曲者的意念,指挥者只要伴奏得好,就算完成职责了,严格的说,这种演奏会的成败责任在于独奏、独唱者,可以说与指挥无关。为了调和指挥者与独奏者的关系,让指挥者也可以在伴奏中对乐曲的解释出主意,不叫做伴奏了。譬如小提琴或钢琴协奏曲,通常是写管弦乐伴奏,现在不这么写了,而是写小提琴或钢琴与管弦乐。管弦乐在作品中的意义加强了,指挥者的地位升格了。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