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李唐天下 > 书虫笔记

从《港边惜别》到《心茫茫》

作者:admin 日期:2009-3-14 16:43:43 人气: 标签:
导读:

戀愛夢,被人來拆破,送君離別啊,港風對面寒,真情真愛,父母無開化,不知少年啊,熱情的心肝。
自由夢,被人來所害,快樂未透啊,隨時變悲哀,港邊惜別,天星像目屎,傷心今瞑,欲來分東西。
青春夢,被人來打醒,美滿春色啊,變成烏陰天,港邊海鳥,不知阮分離,聲聲句句啊,吟出斷腸詩。

浪漫多情的吴成家



人生處處有別離。特別是在局勢不穩的年代裡,離別之後,相聚無期。陳達儒的詞,緊扣著象徵「離別」的港口,而吳成家的曲,更是以類似歌仔戲中的「哭調」來詮釋,表達出時代兒女對青春、對未來希望的渺茫。

關於離別的場景,早期是車站、碼頭;現在則多是機場.. 而早期車站火車汽笛嗚嗚的悲鳴或是船將起航的鑼聲,無不增加了離別場景的哀傷。
港邊的寒風、港邊的飛鳥、港邊幽暗的天空是這首歌曲所營造的氣氛。而吳成家的曲更以似「哭調」來詮釋,聽之不覺鼻酸。這首歌是陳秋霖先生成立的「東亞唱片公司」於1938年所出版的歌曲,是年台語歌曲因「皇民化運動」被迫中斷。終戰後,描寫「離別」的代表作還有「鑼聲若響」等歌曲。

一、『港邊惜別』一段苦澀的愛情故事

台灣歌謠作曲家吳成家於一九三八年發表這首<港邊惜別>,記述的就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愛情故事,這首歌是吳成家為了一位有緣無份的日本女醫師所寫。

吳成家從日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留在日本發展歌唱事業時,有一次胃出血住進醫院,年輕溫柔的女醫師對他特別照顧,兩人進而產生情愫,情竇初開的吳成家有意娶女醫師為妻,女醫師也有意和他共度白首,兩人情投意合並生下一個兒子,但是這段異國戀情卻遭到雙方父母強烈反對,兩人被迫分離,這段苦戀讓吳成家傷心欲絕,這首<港邊惜別>就是在與女醫師分手後所寫。

一九三五年吳成家回到台灣,在與作詞家陳達儒熟識後,將自己的這段苦戀說給陳達儒聽,並將寫好的曲交由陳達儒填詞,<港邊惜別>的發表,彷彿重現當年,這對為情所苦的熱戀男女,因父母反對,被迫分離的情景:

「戀愛夢 被人來拆破,送君離別啊 港風對面寒,真情真愛 父母無開化,毋知少年啊 熱情的心肝。」

在海灣在草原,兩人走過的每一寸土地,都留有他們指天為誓,以地為憑,誓言相守的承諾,這樣一段真情真愛的初戀,卻因父母固執的想法被迫拆散,無視於年輕人的熱情。

「自由夢 被人來所害,快樂未透啊 隨時變悲哀,港邊惜別 天星像目屎,傷心今暝啊 要來分東西。」

迷朦的淚眼,迷朦的星光,連天上的星星也被他們的愛情故事所感動,紛紛流下淚來。緊緊擁妳在懷中,仔細地把妳看個夠,再將妳纖弱的雙手緊握,因為過了今夜,明天就要各分東西,此時此刻,兩人只希望長夜永遠漫漫,黎明不要來。

「春春夢 被人來打醒,美滿春色啊 變成黑陰天,港邊海鳥 不知阮分離,聲聲句句啊 吟出斷腸詩。」

人生中最難以釋懷的當屬「生別離」,兩個深愛的人不得不分開,原本企盼的美滿春色,一霎時,烏雲密佈,好夢乍醒,港邊的海鳥,不知道兩人這一分手,此生恐將無緣再見面,猶在海面盤旋啼鳴,一聲一句在有情人聽來,就像吟出讓人聞之斷腸的詩句,字字句句像針一樣扎著情人脆弱的心靈。

這段感情並未因吳成家的回台而告結束,吳成家回台多年後,無意中得知女醫師一直未婚,獨自撫養著他們的孩子,得知消息後,吳成家柔腸寸斷,就將這段情節寫成劇本「港邊惜別」,敘述一對戀人未婚生子卻被迫分手,多年後男孩事業有成,有一次到電影街讓人擦皮鞋,幫他擦鞋的男童讓他覺得面熟,在一連串的調查詢問下,得知男孩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骨肉。據吳成家的女兒說,當時父親在寫劇本時,邊寫邊哭。

在現實生活裡,女醫師的倩影,始終讓他魂縈夢繫,一直到六十二歲那一年,吳成家到日本,在闊別四十幾年後,才再度見到這位守身未嫁的女醫師,也見到自己的親骨肉。在日本銀座的街道上,兩人四十幾年前約會的咖啡廳仍然繼續在營業,裡面的佈置和座位都和四十幾年前一樣,滿臉風霜,滿懷對昔日戀人的思念與愧疚的吳成家,坐在兩人以前固定坐的位置,點一杯咖啡,再一次回想年少時這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這也是他最後一次的日本行,三年後他就病逝,而<港邊惜別>也成了吳成家一生中最淒美的旋律。

二、阮不知啦 展現鄉土曲韻

吳成家,一九一六年八月二十日出生於台北橋頭,早年,來台經營瓷土生意的祖先,因商機搶得快,成為台北橋頭的望族,吳成家的父親吳木因家中富裕,閒來養蘭花、養賽鴿而有「粉鳥木」的稱號,對樂器演奏也頗精通,吳成家從小受父親薰陶,對音樂也情有獨鍾。

吳成家是家中獨子,幼年因病毒感染罹患小兒痲痺,太平國小畢業,在完成高等科學業後,父母將他送到日本就讀於日本大學文學部,事師作曲家古賀政男,日本大學畢業後留在日本發展,亦曾加入日本古倫美亞唱片當專屬歌手,取藝名為「八十島薰」,同時也展開創作生涯,並在東瀛的歌謠界闖出一片天。一九三五年,吳成家結束一段不被祝福的異國戀情從日本返台,進入台灣古倫美亞唱片當臨時歌手。

日據時代,一向獨大的古倫美亞唱片會社,相當願意花錢栽培歌手,一般人哼哼唱唱,大概沒什麼問題,但是要正式進錄音室灌錄唱片,還是需要老師指導與練習,古倫美亞唱片的日籍老板柏野正次郎,為了讓臨時歌手也能安心學習,月薪照發,練習一段時間後,如果是可造之材,就簽為臨時歌手,灌錄唱片。據台灣第一代女歌星愛愛女士憶述,一九三六年,古倫美亞唱片新進一位歌手「真真」,本名李如華,第二女高畢業,在當時要相當優秀才能讀第二女高。吳成家很喜歡「真真」,只可惜郎有情妹無意,後來,「真真」嫁給一位醫生,吳成家也依媒妁之言娶妻生子,這段戀情也悄然消逝漸被淡忘。

吳成家譜的曲,最大的特色就是「啊」的音用得非常傳神,而且很能表達出台灣鄉土歌謠的韻味,這首發表於一九三八年的<心茫茫>,由陳達儒作詞:

「半暝月照啊玻璃窗,窗外黑影啊像彼人,搖來搖去啊相戲弄,害阮搭赫啊心茫茫。」

每一句歌詞中都加了「啊」的音,將深閨女子等待情郎到來,或怨婦等待丈夫倦鳥返巢,熱切殷盼的心思,即連窗外月影,也擾得人心神不寧,內心一片茫然。這首歌在曲調上有其獨特之處,就是在許多小節之前,留下一個八分休止符再起唱,使整首歌的旋律有抑揚頓挫之美。又如這首由陳達儒作詞的<阮不知啦>,「啊」的技巧,在這首歌裡充份展現無遺:

「彼時約束啊雙人無失信,近來言語啊煞來無信憑,冷淡態度親像無要無緊,你敢是 你敢是找到新愛人,啊.............阮不知啦 阮不知啦,總無放舊去找新。」

從情人日漸冷淡的態度,揣想情人是否已移情別戀,內心徬惶,不知如何是好,歌曲中的「啊......阮不知啦,」翻成口語應該是「哎呀,人家不管啦,」沒有惡言相向,略帶責備又充滿撒驕的語氣,想必讓想腳踏兩條船的情人,難以開口提出分手吧。

除這幾首較為人熟知的歌曲外,吳成家還寫過<你著想看覓>、<你的就是我的>、<海邊月>、<相思鳥>、<春風戀風>、<未婚夢>、<果子歌>、<心事我了解>......,他的歌曲創作顛峰期正值二次大戰期間,作品雖然不多,但相當具有代表性。
籌組樂團 台灣省交前身日據時期,日本總督府組有「皇民皇公會」,就是現在的軍中康樂隊,「皇民皇公會」內有一個交響樂團,吳成家擔任指揮。戰後,日本人撤走,交響樂團群龍無首,團員也因政權轉移領不到薪水而做鳥獸散。這些失業的交響樂團團員,為了養家活口,有些轉入「西梭米樂隊」為喪家擔任吹鼓手,藉以維持家計,一部份轉入酒家、舞廳,擔任「樂師」,也有團員乾脆放下樂器,揹起相機,在旅遊景點幫人拍照,賺取生活費。沒有人再從事正規的樂團工作。

這些現象看在吳成家眼裡,相當不捨,他認為,長久下去,這些音樂工作者會因沒有好好練習而退步,水準也無法提昇,滿懷對音樂的喜愛與熱忱,他開始著手重組這個交響樂團。

一九四五年年底,吳成家透過原交響樂團的幾名團員,找回部份優秀樂手,正式成立由民間組成的交響樂團,樂團名稱為「興亞管弦樂團」,由他獨資負擔所有團員的薪水。這個交響樂團屬於民間團體的「台灣音樂公會」,雖是公會,但只有樂團,沒有會員,經費十分拮据。「台灣音樂公會」設址在台北延平北路台灣茶商公會五樓,交響樂團也在這裡練習。

一九四六年年初,樂團第一次在「大光明戲院」舉行成立發表會,接著又在中山堂舉行公開演奏會,引起相當大的迴響,頗受好評。當時的台北市長吳三連也深受感動,就出面表示願由市政府補助經費,讓這個樂團歸屬在台北市政府,樂團名稱也因此改為「台北市交響樂團」。

同年秋天,吳三連卸任,福建音專校長蔡繼琨返台,發現台北居然有這個演奏水準不錯的交響樂團,就由當時的立法委員黃朝琴出面和吳成家恰談,將樂團歸屬到警備司令部,作為軍中交響樂團,由蔡繼琨擔任團長。這個樂團後來改隸於省政府,成為「台灣省交響樂團」。團史上記載著首任團長是蔡繼琨,但若追溯樂團組成的源頭應該是吳成家才對。吳成家生前曾表示:「只要樂團長久存在,且常有表現,就已達成當年組樂團的初衷,其餘的虛名倒也無關緊要了。」

樂團歸屬到警備司令部後,吳成家由台前指揮退居幕後工作,警備司令部授予他中校的官階,戰後初期吳成家的官銜是「保安司令部少佐」,保安司令部就是警備司令部的舊稱。約在一九五0年左右,吳成家離開樂團。據吳成家的外甥彭良光先生表示,吳成家在警備司令部時,有一位未遣返的日籍少女,因有人把槍送給她當紀念,在不知私藏槍械是違法行為下,被抓到警備司令部,由於語言不通,吳成家充當翻譯,解釋清楚後,女孩被釋回,兩人互有好感進而一起生活並育有四名子女,吳成家的元配也生了四個子女,外傳他娶日本太太,其實並不正確。

三、礦坑被坑 改經營西餐廳

離開樂團後,吳成家研製過唱片,也開過小型船運公司,運送糖、米等物資到日本賣,有一次在海上遇到海盜,所有財產被掠奪殆盡,好不容易死裡逃生回到台灣,生活也因這起無妄之災而陷入困境。據吳成家的外甥彭良光先生表示,吳成家寫過相當多的交響樂總譜,堆得滿滿的一間,在遇到海盜後,因生活拮据,被吳成家的太太當廢紙賣給收破銅爛鐵的,非常可惜。

因為曾有警備司令部中校的官階,人際關係相當不錯的吳成家,在一九六0年左右,曾經申請到採礦權。當上「大華煤礦」的「礦主」後,吳成家也雇來礦工開採煤礦,礦工看他外行又好說話,每次一看到礦脈就移位,謊稱採不到煤礦,在不敷虧損下吳成家只好以二十萬的價格把礦坑賣掉。一九六三年在現在的西寧南路,以前的國際戲院正對面有一棟大樓,樓上是馬來亞餐廳和新加坡舞廳,吳成家就在這棟大樓的地下室,開了一家「金馬車西餐廳」。據吳國城表示,吳成家生前曾告訴他,在日本也有一家「金馬車西餐廳」,那是一間相當高級的西餐廳,吳成家在日本求學時經常去用餐,所以當自己開設西餐廳時,餐廳的名字也叫「金馬車西餐廳」,以經營高級西餐廳自許,卻因不諳經營,五年後就結束營業。

做「礦主」或當「西餐廳」老闆,似乎都未曾為吳成家帶來財富,一九六五年左右,吳成家開始把生活重心放在「發明」上,他所發明的「立體電視」和「自動化馬桶蓋」在一九七五年時還申請到專利,其中,「立體電視」原已和日本sony電視洽談合作事宜,只是計劃還沒談妥,吳成家就過世了。

一九五三年次的吳國城,在他的印象中,父親從未罵過小孩,也不曾和母親吵過架,就算母親偶爾以其外遇行為吵鬧時,父親總是騎著腳踏車出門,不和母親吵架,脾氣相當好。吳成家於一九七七年和陳達儒再度合作寫出<海邊月>,他生前最後一首作品是完成於一九七八年的「蝴蝶公主」,是吳成家寫給三歲的孫女吳佳倫當作生日禮物。讓吳國城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大姐曾參加正聲廣播電台的歌唱比賽,得到第一名,但是父親不讓她去領獎,因為他知道演藝圈的複雜,不願意子女朝演藝圈發展。

一九八一年夏天,吳成家原只是十二指腸潰瘍住院,卻因醫生的疏失,腹內傷口發炎化膿,最後發現不對轉院時,已迴天乏術,同年七月七日病逝,享年六十五歲。吳成家一生浪漫多情,他用旋律記錄苦澀的初戀,<港邊惜別>的歌聲,六十多年來,安慰過無數情場失意的紅塵男女,或許就像羅大佑曾寫過的歌詞「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畢竟人生難測,下一個轉彎會是什麼境遇,誰也無法掌握,但是吳成家透過旋律似乎在告訴我們:懂得珍惜,就是永遠。

*本文於2003/07/23 於國立教育電台下午二時半「台灣鹹酸甜」節目中由主持人土豆仁與阿淵伯對談。

*本此文取材自本站音樂台灣的台灣歌謠臉譜(郭麗娟撰述,玉山社出版,出書後廣受好評,已經再版上市)
http://www.taiwan123.com.tw/musicface/face05.htm


附註:
1.「心茫茫」的歌詞與簡介

詞:陳達儒 曲:吳成家

半暝月照啊玻璃窗,窗外鳥影啊像彼人,搖來搖去啊相戲弄,害阮搭嚇啊心茫茫。
趕緊將著啊針線放,踗腳節步啊出空房,不敢出聲啊開震動,探頭窗外啊心茫茫。
窗外更深啊露水重,陣陣晚風啊吹花欉,看無君影啊戇戇望,透暝思君啊心茫茫。

這是日據時期的創作歌謠,歌詞中描寫人的思念之情,連窗邊影子看起來都像思念的人,可見此情綿遠濃密,但望向窗外卻發現只是自己的幻想,此刻心中茫然之感表露無遺。
思念著一個人,連窗外的影子都會認為是那個人的身影,但仔細一看卻不是,他內心一定很失望,我覺得這首歌真悲苦。


2.「阮不知啦」的歌詞與簡介

阮不知啦 歌詞:陳達儒 作曲:吳家成

彼時約束 啊...雙人無失信 近來言語啊... 煞來無信憑 冷淡態度 親像無要無緊 你敢是 你敢是 找著新愛人 啊...阮不知啦 阮不知啦 總無放舊去找新愛人!

近來講話 啊...大聲小聲應 愛情戀夢啊... 漸漸變無親 不明不白 因何僥心反面 你敢是 你敢是 找著新愛人 啊...阮不知啦 阮不知啦 總無放舊去找新愛人!

春天花蕊 啊...為春開了盡 十八少年啊... 為你用心神 怎樣這款 全無同情憐憫 你敢是 你敢是 找著新愛人 啊...阮不知啦 阮不知啦 總無放舊去找新 愛人!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