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人物聚焦

大川周明:“天才”?还是“疯子”!

作者:admin 日期:2008-10-11 22:51:37 人气: 标签:
导读:

下面这张照片不知有几个人认得出来是谁。

这不是西洋人,这是个挺有名的日本人,麦克阿瑟在300多人甲级战犯嫌疑犯中反复筛选,滤出了28个送上了远东军事法庭东京审判厅的一位。叫大川周明。大川周明的事在东京审判中是最有趣的插曲之一。

大川周明,是东京帝国大学的哲学博士。不仅仅是那个ph d.的意思,而是真正“研究哲学的博士”,研究的是印度哲学。和北一辉一起被称为是日本右翼思想运动的“双壁”。1919年开始和北一辉结成“犹存社”,鼓吹“国家改造论”。

同为甲级战犯的桥本欣五郎搞的两次未遂政变“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全有他跟着掺和。特别是1931年的“十月事件”,在花天酒地把桥本弄来的活动经费给花没了,这小子又去把人家桥本给卖了。暗杀犬养毅总理的“5.15事件”中,资金和手枪也是他提供的,为这事而坐了牢。

会不会有人问,大川一介书生,怎么会和军部有如此深的渊源?这是他在东大读书时打工打出来的关系。大川是个语言天才,会多门外语,当时军部找他帮忙翻译德语资料,由于这层关系,大川周明和当时的少壮派,后来的军部领导像渡边锭太郎,宇垣一成,荒木贞夫,杉山元,建川美次,东条英机,永田铁山,冈村宁次等全是铁哥们。

大川周明是右翼,但他和其他的右翼有点不一样。他是一个学者,确实有不少学术著作,能自圆其说的学术著作。他是“亚细亚论”的狂热鼓吹者。这个“亚细亚论”和石原莞尔他们的“大亚细亚主义”又有所不同。石原他们的“大亚细亚主义”实际上是孙中山首先提出来的,实际上只牵涉到东亚问题。

而大川周明的“亚细亚论”则有点不同。和石原的“文明冲突”不一样,大川主张的是“解放殖民地”,亚洲要和欧洲进行一场殖民地解放战争,亚洲的代表是日本,欧洲的代表则是美国。日本要担此重任,国内必须稳定,那些贪污腐败的政治家必须扫除干净,这就是大川周明如此热衷于搞政变的原因。

大川的理论是:为了从欧洲人手里解放出来,亚洲必须全力支援日本。就是说得有个“亚洲联邦”似的玩意,这就是后来日本军阀发动的“大东亚战争”的理论根据。而石原莞尔的“大亚细亚主义”则推导不出必须占领全亚洲的结论。

简单地来解释大川周明的理论就是:国内革新——〉亚洲进出——〉解放亚洲——〉对美战争。

所以麦克阿瑟将其指定为甲级战犯是理所当然的。北一辉在2.26事件后被昭和天皇坚持着给枪毙了,皇国主义的精神领袖就只剩大川周明一个人了。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看,1957年印度总理尼赫鲁访日时,曾指定要当时已经被人忘却的甲级战犯大川周明出席晚宴,说他对印度独立有功劳。但是当时大川已经病入膏肓,没能出席。

而大川周明本人又是怎么看这场审判呢?在《安乐之门》里面大川周明写道:“国际军事法庭是所以弄得那么复杂,就是他们认为这比用枪炮来惩罚我们更有效果。所以这场审判本身就是一场军事行动,法庭就是战场。”

这么着大川就准备上战场了。

 

他是怎么上战场法呢?

1946年5月3,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四月27日深夜,巢鸭监狱一楼的监房突然有人在大喊:“内大臣,内大臣,我要拜谒天皇!内大臣,内大臣在哪儿呢?”

是大川周明在乱喊。其实几天来大川周明一直有点奇怪,原来相当注意仪表的大川博士现在不修边幅,穿着睡衣,拖着木屐。不管白天黑夜就只管念经(他那真是在念经,不是铃木贞一似的嚷经),要不然就是打看守(有点搞不懂。是不是那时候美军还不兴虐俘什么的?),再不然就胡说八道。怎么个胡说八道法呢?没人听得懂,因为那家伙说话从不用一种语言说话。

大家有点感觉,那家伙是疯了。

甲级战犯荒木贞夫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可能是神经衰落的缘故吧,怎么说大川都是具有天才和狂人两面的性格异常者,就说‘5.15’事件,不是狂人不会作出那么荒唐的计划来”。

铃木贞一在日记里写道:“过去到处奔走呼号日本改革,东亚开放的论客,今天发了狂。是不是在表示过去的叫喊是由于心底里的先天不足?”

29
日下午,法庭向26名甲级战犯(木村兵太郎和武藤章还在从缅甸和菲律宾解往东京的途中)送交起诉状,这位大川周明,一接到起诉状就昏倒了,被人抬了出去。

这位的辩护律师是大原信一,和他也是老搭档了,1932年的“5.15事件”时,为他辩护的就是大原律师,这次是两个老搭档,碰上个新问题:这大原信一律师怎么看怎么觉得大川周明精神有问题。第一次去巢鸭监狱的时候,说了要找大川,看守就用手指头在自己头上绕了几圈问他:“okawa, the mad man?”,到了监房门口死活不肯靠近,说那个mad man 要打人。大原观察下来,大川周明话倒说得还流畅,也能进行逻辑思考,就不说日本话。要不然是英语,要不然是德语,要不然是德语夹英语。大原就开始考虑要不要给大川做一下精神鉴定。

5月3正式开庭,大川周明穿着天蓝色的睡衣,米黄色的西服提在手里,拖了一双趿拉板儿就出了庭。坐在那儿不老实,双手合十像在念经,一回又转过头去要和坐他隔壁的畑俊六聊天。人家畑俊六满脑袋就是在琢磨怎么抵赖法,谁有闲空理你?这位就又开始念经了。

过了不久,人们发现这位鼻子下面在闪光,原来是流出来的清鼻涕反射的灯光。大川也不去擦,反而把睡衣的扣子解开了,露出个瘦骨嶙嶙的前胸和肚子。旁听席上的女士们发出了惊叫。这时候宪兵中校肯瓦奇只好在后面帮他扣好扣子。



扣子是扣好了,可这大川周明又有新花样了,伸出手来朝坐在他前面的东条英机头上拍了一下,这一下拍得不重,几乎可以说是摸了一下。东条回过头来,对着他苦笑。


这时候大川周明成了全法庭的焦点了,只见他拖着老长的鼻涕,一会儿解开睡衣的扣子,一会儿又扣上,再不然就是要找坐他另一边的平沼騏一郎前首相聊天,见人家不理他,就干脆转头要和肯瓦奇中校侃大山了。

到了下午337分,法庭里突然响起了“啪”的一声,引起了一阵哄笑。大川周明伸出手去在东条的脑瓜上结结实实地拍了一下。东条慢慢地转过头来盯着大川,这次可没笑,可能是太疼了。

大原律师坐在被告席前面,不知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和那个疯子大川周明有关,回过头去,就只看到大川周明被肯瓦奇中校按在座位上在。正在不知怎么好的时候,庭长韦伯正好宣布休庭:开不下去了。

班弥塔宪兵上尉一声口令“stand up”,全场起立。

趁机挣脱了肯瓦奇的大川却又有机会了,只听他大喊:“indians, kommen sie, sit down”。全场又是一片混乱,宪兵赶快就把他架到休息室去了。这边文字记者,摄影记者们就恨爹娘为什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直往大川所在的218号休息室冲去。

 

大川周明被两个宪兵给架出去了,送到218号休息室。



被送到休息室的大川周明仍然精神抖擞,鼻涕是直着流,吐沫是横着飞。指手画脚地对记者们嚷嚷:“东条是八格,一定得杀了他。我拥护民主主义,美国不是民主主义。我不去美国,因为美国是democrazy”。当然全是用的英语。请注意,这里大川周明说的不是“民主主义”的“democracy”,而是democrazy。没这个字,硬要给个意思的话大概就是“全民发疯”,这句话把在边上看着他直皱眉的肯瓦奇中校也给逗乐了,谁在“crazy”啊。



接下来是:“我是法学博士兼医学博士,这70天没吃过东西,光吃空气。我是下一任天皇,我杀了东条,杀东条是为了救他,这是日本人的友情,为了东条家族的名誉而杀了他,今天是我最难过的一天。”

这次讲的是德语。

在回监狱的车里,大川又兴高采烈了起来:“今天在新宿的新喜乐开宴席,天皇也来,大家都要去,我付钱”。这次倒是日语了。说着又去拍畑俊六的肩膀。

美军们在边上看着,得了吧。把其他战犯卸下车就直接把大川给拖到美八军361野战医院去了。由美军军医和东大教授内村祐之给他检查,后来6月份给转到东大附属医院神经科,后来又转到松泽医院。到了19474月,干脆就决定免予起诉,从被告人的名单中撤下来了。

为什么?那位内村教授当场就给出了判断:典型性行进麻痹。也就是因为梅毒而引起的脑神经障碍,俗称“梅毒上脑”,也叫“脑梅毒”。已经疯了,审判不成了。

真疯假疯?

在当时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甲级战犯中,大多数人认为大川是在装疯。为什么呢,他在医院里每天只说一种语言。星期一英语,星期二德语,星期三法语,星期四汉语,星期五印度语,星期六马来语,星期天意大利语,就从来不说日语,这一天内你别想听到从他嘴里说其他语言。一直认为那是大川的“杰出演技”的荒木贞夫的辩护律师菅原裕就说那小子想练语言呢。

还有一点就是大川进了松泽医院以后就开始翻译“古兰经”了。那么深奥难懂的宗教哲学著作,是一个疯子能翻译出来的?况且大川周明在翻译时并不是单纯从阿拉伯语直接翻译过来的,他同时参考了十种文字的译本!

所以连“怪人”田中隆吉少将也认为大川是在装疯。大川住进松泽医院以后,田中托人去对大川说别干得太欢了,得悠着点。后来美军去检查时,大川就很不耐烦地对来人说:“别捣乱,没见我正在说话嘛?”

“博士在和谁说话?”

一指那墙壁:“伟大的先知默罕默德,你不认识?”

来人回去就报告:“那家伙还在发疯”。

但是,大川周明确实是真疯了,不是在装疯。

鉴定书上签字的是内村祐之教授,但所有的检查,检测全是和美军军医一起做的。血液,脑液的wassermann反应和瞳孔,关节的反射检查结果,全部支持脑梅毒的结论。而且内村教授也不会去同情一个铁杆皇国主义分子。因为他父亲内村鉴三就是一个日本历史上很有名的思想家,老冰在《有一类战犯叫“参谋”》中提到过内村鉴三。在甲午战争开始的时候,以内村鉴三先生为代表的一部分知识界和思想界是坚决支持战争的,他们认为那是一场争取朝鲜独立的“义战”,而在得知《日清下关条约》的内容以后,则立即改变了看法,认为那只是一场“不义战”和“掠夺战争”,从而否认甲午战争。而且内村教授除了是日本神经科第一人之外,还是有名的社会活动家和体育家,对日本棒球运动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所以他不会不爱护自己的羽毛。

另一方面,神经麻痹,在一些情况下确实会使人精神爽快,意气风发,增加创造性的。所以经常“天才”和“疯子”也就隔着一层纸,而一般人心目中的“疯子”就等于“白痴”,这就是大川周明“装疯卖傻”说的由来。其实应该说大川在松泽医院里开始翻译《古兰经》正好说明了松泽医院采取的malaria疗法(温热疗法)在起作用了,病情在好转,因为在东大附属医院的时候病情什么进展都没有。

这是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发生的一个笑话,也是东京审判留下来的无数遗憾中的一个遗憾。因为大川周明无法出庭受审,人们就无法看到控方检察官和大川周明的交锋,看不到大川周明在自己主张的皇国论被批驳时如何为自己辩护,从而埋下了东京审判没有提到皇国主义的祸根。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