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李敖有话说

鲁迅不是神

作者:admin 日期:2007-9-18 16:16:30 人气: 标签:
导读:

我跟大家说过,我是不会计算机的,我也不学,并且我还以此自豪,我是说我是人类里面最后一个能够打败计算机的人脑,等我死了以后,没有人能够打败计算机了。我还讲这种吹牛式的笑话,由于有计算机,就有所谓的网站,凤凰电视他们偶尔会拿一部分上网的数据给我参考,我在网站上看到,有些人他们批评我对鲁迅的态度。有的说,请注意啊,这是最下贱的一种,下三的一种,他说李敖在节目里面说,李敖的爸爸在北京大学念书的时候,鲁迅是老师,鲁迅对他爸爸不好,所以他爸爸恨鲁迅,所以今天李敖骂鲁迅。这种人,做这种评论的人,第一个事实没搞清楚,第二呢他们把人看得为什么这么低呢,自己的水平低,我不敢说这是狗眼看人低,至少人也没把人看高,为什么呢?他的境界太低了,故事是说我父亲是北京大学国文系的,就是现在的中国文学系,鲁迅是他的老师没有错。我父亲告诉我一个故事,说鲁迅做人啊,对人不友善,有的时候拿了些考卷回来,当上堂课的时候,一撒,有的都掉在地上了,你们去捡,就这样子,由学生把考卷收回,这种态度好吗?

我跟大家在节目里面也说了,我父亲在北京大学中文系里面,不是一个优秀的学生,还轮不到鲁迅对他态度好和坏,因为他默默无闻,如果鲁迅态度是对全体学生的不好,而不是对我父亲一个人,这么件事情会值得我父亲恨鲁迅,然后传到我李敖这边,遗传过来,我今天骂鲁迅吗?如果有人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对鲁迅的态度,我觉得这个人的眼界太低了,把我们看得太低了。我们对鲁迅的评论,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来作为一个焦点,因为他不重要。今天我给大家看一个资料,像《鲁迅手稿选集》第三篇里面出版说明里面第一段话,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这是毛泽东的话。我们现在看毛泽东的话,就想起鲁迅弟弟周作人的那段感想,周作人说,他哥哥是被政治的原因硬给捧起来了。我们今天从历史家的观点来看,鲁迅是的革命家吗?他不是革命家,鲁迅是什么思想家呢?他的思想其实是相当的贫乏的。

我举的例子,最主要一个例子,就是鲁迅当时在新文化运动的时候,五四时代,所谓提倡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赛先生是科学,德先生是民主,可是鲁迅反对议会政治,请问反对议会政治的人,怎么能够提倡民主呢?如果民主没有议会,这叫什么民主呢?这表示说,你基本的社会科学的常识,基本的政治学的常识都不及格,而这种人怎么能够像毛泽东所说的,他是思想家呢?是思想家吗?他跟不上,他不是思想家。我讲这些例子是根据客观的事实来讲给大家听的,你不能说有人提倡德先生,提倡民主又反对议会政治,就觉得好好笑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因为鲁迅他这方面,他不是内行,他是学医出身的,所以会闹了这种政治学常识都违背的笑话,那么我回到鲁迅的本行来看,说他的作品。作为一个文学家的作品,这是最早期的鲁迅翻译的《域外小说集》,我们可以看得清楚,这是一九零九年出版的,卖得很惨,原因就是说,当时的这个文字无法被人接受。我们可以看到了,到了鲁迅写《呐喊》的时候,我们必须说,文字就开始开放了。

可是我今天我实在忍不住,我跟大家讲到一点,就是如果我们今天对鲁迅的文字还在肯定的时候,只证明了一点,证明了我们没有进步,我们八十年来没有进步,我们七十年六十年来都没有进步,为什么呢?因为鲁迅的文字是很可疑的,我所以说鲁迅文字可疑的两点原因,第一个,它是从中国的旧文学出来,就是所谓的包小脚,小脚解开了,可是那骨头里面,还是碎掉了,所以解开了以后呢,还是有那种旧文学的底子,写白话文有的时候不能够脱胎换骨;另外一个原因呢,是日本的人的文法、日本人的文字影响了鲁迅,所以这两个原因,使鲁迅写出来一种很别扭的白话文。大家不相信,我举两个例子给大家看。看到没有,鲁迅的文章啊,然而我们是忘却了自己曾孩子时候的情形,请问这句话,你不是用得很别扭吗?然而我们是忘却了自己曾孩子时候的情形了,你不觉得很别扭吗?为什么文字要这样写呢?为什么有话不好好说呢?为什么写这么样绕口的一个白话文出来呢?

我们再看啊,戏场历史,丑角站在台前,来通知了看客,大家以为这是丑角的笑话,喝彩了,丑角又通知了火灾,但大家越加哄笑,喝彩了,我想人世是要完结在当作笑话的开心的人们的大家欢迎之中的吧。—请问这个是中文码?这个是口语吗?这个是白话吗?请问这是什么文章啊?这叫什么文章啊?你们肯定鲁迅的人,捧鲁迅的人,学习鲁迅的人,赞美鲁迅的人,给鲁迅鼓掌的人,请问你怎么样解释这种句子?有话不好好说,这算什么文章?再念一遍,我想人世是要完结在当作笑话的开心的人们的大家欢迎之中的吧,什么话啊?人们怎么接受这是文学家的话嘛!一个中学生小学生写的这个文章,老师会通过吗?大家再看鲁迅的文章—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现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他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请问这是什么话啊?

看到没有,苍蝇们所首先发现的,这个所字,我们需要用这个字吗?难道不要把它删掉吗?看到没有,嘬着,这什么句子啊,营营地叫着,苍蝇是营营描写的吗,不再来挥去它们,什么叫,那个来字什么意思,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他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什么叫做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不通啊!这什么东西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现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这什么话,什么嘴也没有,什么话?你看,去吧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我们叫生着翅膀啊,还能营营,看到没有,又来了你看营营,营营地叫,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你们不觉得这个句子念起来非常地不舒服吗?这是什么中文啊?你告诉我什么中文?用营营来描写苍蝇,苍蝇用营营来描写吗?大家看《红楼梦》好了,《红楼梦》里面,看到没有,薛蟠,薛蟠最后两个苍蝇嗡嗡嗡,为什么不用嗡嗡嗡叫描写苍蝇呢,为什么用营营来描写苍蝇呢?《红楼梦》这个例子摆在那里,为什么我们不学习呢?

我告诉大家,我仔细地看过鲁迅的文章,鲁迅自己也修正过啊,应该是修正过吧,他也不用营营啊。看到没有,这是鲁迅的文章,他们也知不清颜回以至曹锟为人怎样,这句好怪啊,怎么知不清啊,本朝以至葛天氏情形如何,不过像苍蝇们失掉了垃圾堆,自不免嗡嗡地叫。谢谢鲁迅,总算出来嗡嗡两个字了,对不对,用嗡嗡来描写苍蝇,就好像《红楼梦》里面,两个苍蝇嗡嗡嗡,证明了鲁迅用营营地叫的时候,他自己的文章是坏的文章,他把他自己推翻了,看到没有,虽然苍蝇生着翅子,还能营营,证明营营两个字是不能用的。我给鲁迅还他的公道,鲁迅文章里面用过嗡嗡,像红楼梦一样用过嗡嗡嗡,我告诉大家他用过,可是营营两个字,也是他用的。我举这个例子给大家看,告诉大家这是什么文章啊,我手里拿着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年的纪念邮摺,大家看有一段鲁迅的话—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着好的往上的道路走。你不觉得这个句子很别扭吗?我就觉得很别扭,什么叫做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为什么有话不好好说呢?为什么这样写文章呢?

这就是我所说的,这文章是我李敖看起来无法接受的,像《鲁迅手稿选集》,我给大家看一段话,看到没有,《门外文谈》这段话—只有门外是天堂,因为海边的缘故吧,总有些风用不着挥扇,虽然彼此有些认识,却不常见面的寓在四近的亭子间或阁楼里的邻人,也都坐出来了。请问这是什么句子呢?跟邻居啊虽然彼此有些认识,却不常见面的寓在,注意这个动词啊,寓在四近的亭子间里或阁楼里的邻人,有话不好好说,为什么要用这种怪的句子来写?这什么句子呢?这就是我所说的,鲁迅到文字里面,有一种稀奇古怪的、看起来令你非常不舒服的、甚至不通的句子混在里面,怎么可以这样子呢?你看鲁迅,鲁迅说,语文和口语不能完全相同,讲话的时候可以夹许多这个这个那个那个之类,其实并无异议,到写作时,为了时间、纸张的经济,意思的分明,就要分别删去的,所以文章一定应该比口语简法,然而明了,有些不同,并非文章的坏处。注意啊,他的意思是说,文章要比口语简单明了,可是我们看到他写文章,发现他比我们嘴巴讲的话还别扭。

我讲这些资料给大家听,纯粹是客观的数据,在《鲁迅全集》里面,你可以看到这种大量的鲁迅式的风格,这种风格我无法解释它,我只能推断说,他是受了那种复杂反复的日本文法、日本语文结构的影响,再加上这种生吞活剥出来的中国的文言文的结构,两个里面混出来的鲁迅的文体,不是吗?这种文字,如果会被封为是中国多么了不起的,像毛泽东所说的,他是文化革命的主将,我必须说,鲁迅没有做过文化革命的主将,毛泽东说,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我必须说,如果是伟大的文学家,就不应该写出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鲁迅式的中文。到今天如果有人还说鲁迅的文章写得多好,我必须说,这种人没有进步,在八十年后,在七十年后,在六十年以后,大家没有进步。请大家注意,我没有否定鲁迅他们这一代的人,正好相反,我还是特别把他们那时代的人的那些爱国的这些情操,我还特别地美化,讲给大家听。

大家看到这张照片没有,这就是在一九零四年在东京的几个朋友的照片,这个就是鲁迅,这个就是许寿裳,后来在台湾被一个小偷偷东西把他杀掉了,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陈仪,就是在台湾二二八事变的时候,台湾省的这个行政长官,就相当于台湾省的省长,后来蒋介石把陈仪枪毙了,这是陈仪被枪毙的时候的一张照片。我给大家念过这首诗,就是陈仪写给他的外甥丁名楠的这首诗,我还特别念了这首诗,这是陈仪写的,注意他的毛笔字写得这么好啊—事业平生悲剧多,循环历史究如何,痴心爱国浑忘老,爱到痴心即是魔。陈仪爱国爱得着魔了,走火入魔了,最后被蒋介石给枪毙了。鲁迅当然是爱国者,可是我们必须说,每个人的遭遇,像他们这四个年轻的朋友啊,下场都各有各的不同。我们必须说,他们那时代的人,有他们那时代的特色,可是我们必须说,涉及文学和思想的部分,人类有他的进步跟他进步的这个节拍,如果在鲁迅新文化运动以后,八十年、七十年、六十年,这个时间过了以后,我们还不能够检讨鲁迅,至少检讨他的思想,至少检讨他的文笔,我们还不能做一个客观的结论的话,还加以盲目的崇拜的话,我认为我们没有进步。

这就是我一再跟大家讲的,我们要有进步,好比说,像陈仪,我们必须说我在台湾写三本书谈到二二八事变,甚至还替陈仪讲了很多肯定的话,什么原因呢?因为他被诬蔑,把一切罪状,蒋介石就丢给陈仪,然后笨笨的台湾人相信。大家骂陈仪,我对陈仪讲公道话,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评价,跟真实的他不相当。今天我跟大家谈到,陈仪的好朋友鲁迅,我也跟大家说,鲁迅有他很多的优点,可是,如果六十年后、七十年后、八十年后,我们给他的评价如果不相当,过分地高估了鲁迅,过分地赞美了鲁迅,并且认定了鲁迅这些作品都是最好的,而变成我们一个典范的时候,我觉得很危险,为什么?证明了我们没有进步。所以今天我花一点时间,拿出鲁迅的一些文章给大家看,至少在写白话文的,这个白纸黑字这个文体上面,鲁迅的可议之处、可检讨之处、可批评之处太多了,大家好好想想看,不要再说鲁迅的文章写得多么好,鲁迅的文章写得实在不够好。

上一篇:连马不可靠
下一篇:被高估的大师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