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李敖有话说

谁的骨头更硬

作者:admin 日期:2007-9-18 16:21:52 人气: 标签:
导读:
我在上一集的节目里面,谈到在《鲁迅手稿选集三编》里面,出版说明里面有一段话,上面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我在节目里跟大家说,如果鲁迅如毛泽东所说,是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革命家,我们今天查鲁迅的历史,一定要看到这些记录,什么是伟大的革命家?革命家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有这个勇气,跟你所要革命的对象对干嘛,当时对象是什么?当时对象是国民党政府,国民党一党专制的政府。我当时在上一次的节目里面,我拿出资料来给大家看,就是在一九二九年前后,鲁迅对国民党政府根本不敢碰,根本不敢骂,他骂来骂去骂什么呢?就是今天你们所看到的,整天骂中国人,中国人这样子,中国人那样子,不敢批评真正中国人里面的这些该骂的人,他不敢骂,只是中国人整体跟着倒霉,整天来骂中国人。

鲁迅这种行为,比照起一九二九年胡适所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样了,胡适在一九二九年,那个时候就是所谓的民国十八年,国民党势力如日中天的时候,国民党一党专政,在中国雷厉风行的时候,胡适站出来跟国民党对干。我在节目里面给大家看过,这里面的资料,就是胡适所写的文章,叫做《人权与约法》,胡适跟国民党对干,我把这文章一页一页推出来,贴出来告诉大家,胡适怎么样跟国民党对干。然后呢,胡适又写篇文章,叫做《人权与约法的讨论》,然后胡适又写文章—《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有宪法》,这就胡适的文章。可是鲁迅不敢写,也可以说鲁迅没有这样子的文化水平来写这些文章。那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一定要一九二九年写啊!那鲁迅可能一九三零年写啊!当然可以,可是一九三零年鲁迅没有写,一九三一年鲁迅不敢攻击国民党政府,一九三二年鲁迅也不敢,一九三三年也不敢,一九三四年也不敢,一九三五年也不敢,直到鲁迅死了以前,通通是中国人倒霉,要骂都中国人。可是真正要骂政府,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在鲁迅的这些资料里面,我们查不到。

我的结论是说,如果鲁迅是如毛泽东所说的,他是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纪录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相对地,鲁迅挖苦新月派,就胡适他们这一派人,说他们是硬不起来,他们是其软如棉,那么人家攻击国民党政府,你说人家其软如棉,你硬给我们来看嘛,我们看不到,所以我说鲁迅这方面是非常不公道的。而今天我们把鲁迅当成了伟大的革命家,这种评论必须说,是过分了赞美了鲁迅,可是鲁迅这么多年来,一直享受了过分的赞美嘛,不是吗?鲁迅的书,他的全集在他死后两年就出版了,我告诉大家,可以看出胡适的厚道,《鲁迅全集》的出版,胡适还帮过忙,然后鲁迅一直被共产党捧,不是吗?即使在文革的时候,请大家注意啊,鲁迅的书都没有被查禁,天之骄子一样被捧到现在。我今天只是拿出资料来给大家看,就是说 如果鲁迅做一个伟大的革命家,我们在记录里面应该看到鲁迅如何跟国民党政府对干,可是我们查不到,查不到这些,并不是胡适文章说是要求国民党给宪法,给约法就是对的。在我看起来,胡适当时骂国民党,说你下一个命令,说我们要保障人民身体自由,保障人民财产自由,胡适说,这个命令是不够的,一张纸是不够的,要用约法。

我告诉大家,胡适这方面也是,虽然这样子勇敢地写出来,在我李敖看起来,有效果吗?国民党不但后来立宪了,宪法都推出来了,可是宪法有用吗?胡适说,我们要有约法,要有宪法,请大家看看国民党的宪法里面这一条,就现在的国民党宪法,还有台湾的宪法,还叫做所谓《中华民国宪法》,大家看看第八条,人民身体之自由应予保障,除现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经司法或警察机关,依法律程序不能逮捕,不得拘禁,非由法院依法院程序,不得审问、处罚,非依法律程序之逮捕、拘禁、审问、处罚,得拒绝之,我的人民,得拒绝之。看到没有,宪法这样规定得、保护得清清楚楚,可是夜里四点钟,你的家里门被敲,大门被敲,打开大门一看,外面站了三个四个彪形大汉,来抓你了,请问你有什么方法可以得拒绝之,你怎么样拒绝这个场面?做不到啊!乖乖地被抓走,不是吗?这就是我李敖所说的,你胡适口口声声要约法、要宪法,国民党给了你宪法,中华民国宪法第八条给了你保障,并且告诉你,对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审问、处罚,你人民得拒绝之,我告诉你,你拒绝不了,这就是说,独法不足以自行,单独的法律是没有用的。可是胡适认为,有还是比没有好,这一点我们也承认,所以有还是比没有好。

胡适在当时不但写了《人权与约法》这些文章,他还写了篇文章,叫做《知难,行亦不易》,就是批评孙中山先生行易知难说,这一个述评,换句话说呢,在一九二九年,胡适正式跟国民党一党专政的政府对干,就是你要给我们宪法,你要给我们约法,你们祖师爷孙中山的这个新文学说讲的知难行易,这个也说不过去。这篇文章大家看,我把它贴出来,你看,这很长的一篇文章,讲到孙中山,这个《知难,行亦不易》,质问孙中山的这个看法的,这么多。然后我们再看到,胡适又写篇文章叫做《新文化运动与国民党》,他是批评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部长叶楚伧,然后我们可以看到,胡适说得很清楚,他说我们从新文化运动者的立场,不能不宣告,叶部长在思想上是一个反动分子,胡适说国民党的宣传部长是反动分子,而这个宣传部长所代表的思想是反动的思想,这胡适跟国民党就对干了。

所以你看这个文章,我把他文章都贴出来,一页页给大家看,当时表示说,花了多少笔墨唇舌,所以胡适最后说,现在国民党所以大失人心,一般固然是因为政治上的设施,不能满人民的期望,一半却是因为思想上的僵化,不能吸引前进的思想界的同行,前进的思想界的同行完全失掉之日,便是国民党油干灯草尽之时,胡适说得很坦白了。胡适把这些文章收在一本书里面,这本书叫做《人权论集》,在《人权论集》里面,胡适写了一篇序,序上说,看到没有,第七篇讨论国民党中的反动思想,希望国民党的反省,第八篇讨论孙中山的知难行易说,这两篇只是思想言论,自由的实例,因为我们要建立的,是批评国民党的自由和批评孙中山的自由,上帝我们尚且可以批评,何况国民党与孙中山,这是当时胡适所写的虎虎有生气的一篇文章,写这篇文章就在一九二九年十二月十三号,当时鲁迅在哪里啊?鲁迅也写文章,可是这些文章不是跟国民党对干的文章,那个不是革命家的文章。

我们再看《人权论集》里面这个目录,这是胡适他们当时的目录啊,《人权论集》这本书里面,就是一九三零年五月再版的,我们没看到当时出的这个书。可是我们再看看,国民党怎么样对付胡适,看到没有,国民党在一九二九年八月,看到没有—胡适言论荒谬,请教育部把他撤职,看到没有,国民党市党部决议请中央拿办,拿办什么呢?拿办中国公学的校长胡适,因为他反动思想有据,胡适侮辱本党总理,诋毁本党主义,被判国民政府阴谋煽惑民众,看到没有,要中央拿办。我们再看,国民党他们要求怎么样,要求教育部出面警告胡适,同样我们可以看到,国民党要求惩办胡适,我们看到一大堆,这些东西就出现了,这就是当时的胡适。我拿这个资料给大家看,告诉大家,今天鲁迅在内地被捧得这么样地了不起,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革命家,可是当我查这些记录的时候,你鲁迅对当时的坏政府,你没有展现出你的批评、你的抗议、你的攻击、你的谴责,通通都没有,那么换句话说,你是闪躲的,真正的革命家可以这样闪躲吗?闪躲还不严重,那鲁迅骂胡适,他们这些人硬不起来,其软如棉,那么你鲁迅就其硬如钢、如铁给我们看吗?很抱歉。我李敖查了所有的资料,看不到,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鲁迅被我们错误地评价了,他没有那么高,我们说他那么高,他没有那么胆量,有胆量我们说他胆大,整个扭曲了,今天鲁迅在北京有纪念馆,有这个我那个,请问公道吗?不公道。

这是今天我所要拿证据证明给大家看的,就是这一点,可是大家不要忘记,当时的中国,有几个人敢跟国民党对干,第一流的知识分子,我告诉各位,除了在国民党统治地区的共产党以外,在国民党统治地区以内,只有一个人,就是胡适,敢这样对干。后来胡适他们新月杂志的时代过去以后,他们搞独立评论的时候,胡适还有封信给他的学生傅斯年,这封信一直在傅斯年家里,后来傅斯年的侄子做了一个影本给我,我给大家看的就是这个影本,原本不见了。这段话就是胡适之讲的,看到没有,胡适谴责丁文江他们,他的好朋友丁文江,他说丁文江他们忽然做反驳我的文章,他们赞成独裁,我胡适告诉丁文江,将来你们这班教猱升木—猴子一定会爬树的,你们还教猴子爬树,意思就是说蒋介石已经独裁了,你们还教他如何独裁—将来你们这班教猱升木的学者们,终有一天要回想到我的话,回想到我胡适的话,那个时候,我也许早被国民党的少壮干部给干掉了,可是国家也必定弄得不可收拾了,你们那个时候自己忏悔误国之罪已无及了,已来不及了。

这是胡适写给他的学生傅斯年的一封信,在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二十号,这封信原本不见了,影本还在我手里。这就告诉大家,鲁迅不但不敢讲话,胡适的好朋友丁文江他们,还讲错话,认为中国需要有独裁的统治者来统治中国,胡适是唯一一个人,空谷足音,一个人很孤单地在第一线,主张我们不要拥护独裁者,不要跟着国民党走,这种勇气,在当时的中国的第一流的知识分子里面,只有胡适有,别人没有,鲁迅对不起 靠边站。今天只有我李敖,会这么有耐心地把所有资料、所有文献,包括所有鲁迅的文献仔细地研究过,仔细地替他去寻找过,找不到。鲁迅当时不敢讲话,一直到死以前,不敢攻击国民党,这样一个鲁迅,今天被毛泽东肯定为伟大的革命家,我们不觉得这种捧,捧得过分了吗?今天在大陆,我李敖节目里面对鲁迅有所批评,网站上有人向我抗议,我今天把这些抗议拿出来,把资料端给你看,要不要看这些资料,尤其鲁迅跟胡适的对比的资料,胡适做了什么,鲁迅做了什么,鲁迅没做什么,对比大家看啊,看看谁是勇敢的,谁是站在第一线的。

鲁迅,我给大家讲过,他不敢针对着国民党这种坏的中国人去对干,而写文章骂全体的中国人,全体的中国人招谁惹谁呢,为什么背这些恶名?可是很显然的,他就干这种事情,所以我们觉得很有趣的一点,今天我看到整个的情况就是这样子,我觉得很不公道,所以啊我忍不住要站出来,拿出资料来给大家看,证明了毛泽东的这句话,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跟伟大的革命家,如果这些话是真的,我们要看看你鲁迅批评国民党的这些思想在哪里,我找不到,鲁迅你革国民党的命,在哪里啊?我们看不到。我们看到真的共产党,他们在革命,他们在江西,他们在陕西,他们站出来跟国民党对干,可是鲁迅没有,可是鲁迅居然在死后,得到这么大的名气,这么好的名气,我们认为这个评价是有问题的。

鲁迅骂胡适,我认为是不公道的,可当我说有问题,当我说不公道的时候,我一定拿出资料来给大家看,今天等于就是我跟大家摊牌,跟在内地拥护鲁迅、盲目拥护鲁迅的朋友们摊牌,大家看资料嘛,用时间来换算嘛,当时鲁迅在干什么,胡适在干什么,当时政府什么政府,鲁迅的记录拿给我们看,没有。所以今天我们再这样子盲目地捧鲁迅,并且没有肯定胡适该肯定的,这种他的勇气,跟他的地位,跟他的记录,我认为,我们是不公道的。所以我跟大家说,我们要心平气和地把这些资料拿出来,来摊派给大家看。鲁迅当然有他的优点,可是我们必须说,那个优点限于那一部分,谈《中国小说史略》,那是优点,说《阿q正传》,那是他优点,或者《呐喊》里面几篇文章,是他优点,我们该承认照样承认,可是不属于他的,被过分肯定的,过分赞美的,过分宣传的,我认为我们今天,拿出资料来做一个清算,今天大家看资料。

上一篇:被高估的大师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