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李敖有话说

李敖:“我死以后你们会想我,想到发疯!”

作者:admin 日期:2008-2-11 0:52:40 人气: 标签:
导读:

“我是李敖”。电话传来李敖略带苍老而沙哑的声音,语气温和。

熟悉李敖的人都在形容李敖有两副面孔,一是他在私下的状态,一是他在公开的场合。私下里的李敖是谦和的,耐心的,待人接物显示出深厚的修养;公开场合的李敖是好斗的,挑衅的,疾恶如仇,刻薄而张狂。举证骂人成为李敖的杀手锏。李敖的擅骂贯穿了他的大半生,政客、文人,只要被他咬住,几乎无人脱逃。

日前,李敖宣布以无党籍身份参选台北市长,再次引起岛内媒体关注,对李敖“作政治秀”的批评再次响起。

一个真实的李敖是怎样的?他的隐在徉狂和自大背后的真实性情是怎样的?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专访李敖。

政治秀与肥皂箱

夏榆:你竞选台北市长,马英九泼你冷水,直言你没有行政经验。你自己怎么看参选台北市长?

李敖:他(马英九)在做台北市长以前,做过台北市长吗?也没有。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参选台北市长的意思根本不是要做一般人眼里的市长,也不是马英九眼里的那种市长——只是修桥造路,不是这种市长。我要做的那种市长是要提高台北市在政治上的位阶,比如我的政见的第一条就是把台湾的所谓中央政府赶走,赶出台北市。台北市要变成一个文化的、经济的、清洁的城市。乌烟瘴气的政治我都给他赶走,提升台北的位阶,一般参选人不会想到把这些事情作为自己的政见。

夏榆:现在的台北市有你所说的“乌烟瘴气”吗?

李敖:当然有。民进党政府、陈水扁政府就在这里。有他们在,台北市就是“乌烟瘴气”。

夏榆:竞选台北市长,你有胜出的把握吗?

李敖:我认为胜不胜不是我第一考虑。我觉得能够把正确的、正义的声音传达出去,这是我最重要的考虑。我跟选民说,别以为你投票给我只是投我一票,这是错的,你投票给我实际上也是在投你自己的票。我让他们选择,两种选民,一种是你做一个糊涂的,被人骗的选民;一种是聪明的,具有良知的选民。我出来(选市长),是给选民一个选项,我不出来他们就没有选项了。我出来以后大家会知道,白的和黑的会有不同的颜色。

夏榆:你说你代表正义和良知,你能代表吗?

李敖:当然我能代表。我们所谓的代表不是嘴巴说说而已,要看你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看你一路走来,始终如一的记录,我的记录最清白,最完整,不是吗?我在台湾,到今天为止,没有参加过任何政党,没有搞过政党之私,你在台湾找一个这样的人给我看看,没有嘛。

夏榆:对自己人生记录的清白你很自信吗?

李敖:绝对自信。我有证据证明自己,在台湾我可以做一个人格的典范(笑)。

夏榆:你参选“总统”,竞选立法委员,竞选台北市长,你参选这些政治职务的真正动机是什么?

李敖:真正的原因是,我要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在台湾你要说话就要找到一个立足点,找到一个发言的平台,这样你的声音才会被人听到。现在我在立法院有这么多声音出来,就是因为我占据到这个平台。我参加的选举越多,占据的平台就越多,我的声音,我的思想,更容易传播出去,这是我最主要的目的。

立法院就是我得到一个演讲台,是我说话时候垫脚的肥皂箱。

夏榆:没有这些“肥皂箱”垫脚,你的思想和声音会被忽视吗?

李敖:台湾就是政治挂帅嘛,没有这些动作,你的声音不会那么容易出去,没有这些动作,你的声音也不会被人重视。

夏榆:我在电视看到过你在立法院和台湾“国防部长”李杰呛声的场景。你的姿态是挑战的,气势凌人。在立法院你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有一种说法,你在立法院的作用仅仅是一个搅局者,一个永远的反对者。

李敖:这样说也没有错,但这样说是太小了。做一个搅局者也没什么不好,如果整个局是个乱局,有人来搅也很好,水是死水,有人把它搅浑也很好。这样说也不坏。可是这样说的人,他们没看到事情更光明更积极的一面——在这一年以来,我在立法院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挡住了陈水扁政府向美国人购买武器,我阻止了陈水扁政府花3000个亿的钱购买美国人的武器,到现在“军购案”难以过关。当然这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作用,可是因为我的登高一呼,大家群起响应,军购案就被挡住。我觉得这是我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先把家门外的敌人挡住。一般人不会这样做,因为在台湾,没有人敢惹美国人,台湾人对美国的态度就是低眉顺眼,大屁不敢放,包括连战、马英九都是这样。我出来,结果就不一样,我守在立法院结果就不一样。

花时间打狗

夏榆:三年前你抱怨过说,台湾把你搞小了,所以你就要把自己变大,你怎么把自己变大?竞选“总统”、立法委员、台北市长是你变大的方式吗?

李敖:都不是。凡是跟台湾有实际上的纠缠的行为都不是。跟台湾有关的都是变小,不会变大。台湾对我说起来像一个英文小写的字母,怎么放大,它都是小写。

夏榆:你让自己变大的方式是什么?

李敖:我写作、做节目。我只有自己让自己变大,不是台湾把我变大,只要跟台湾有关,就会变小。

夏榆:2003年你做过一次手术,手术之后,你跟陈文茜说:我们都白活了,白忙了一场人生。你说你要闭门写作?现在你又滚进政治里,为什么?

李敖:我其实大部分的时间一直在闭门写作,这五年来我动了三次手术,每一次手术都是一次大悟。我只是无法避免会花一部分时间去打狗,因为狗就在你身边窜来窜去,你无法不花一部分时间去打这些狗,这可能是我们的无奈,因为一切并非如你所愿,总要花一部分时间去打狗,还要花一部分时间去打过街的老鼠。我们所处的环境不能使我们对身边的狗和老鼠完全视而不见。有时候在蚊子和苍蝇围着你转的时候,你还会赶蚊子,会拍苍蝇。

我举一个例子吧。你看邓小平,他在1949年以前打了二十年的狗,全部的时间都用来打妨碍中国进步,妨碍中国走向现代化的狗,你不能说他二十年的时间全都是浪费?他不浪费就消灭不了中国的这些拦路狗。

夏榆:你曾经把台湾形容成一个被污染的苦海,你为什么不离开这个苦海?

李敖:我们这些人都是旧式的人,我们是不会逃避的人。我不离开台湾的原因是,台湾是我工作的一个场地。除了跟台湾发生的各种纠缠以外,我自己在台湾做起工来得心应手,我的资料,我的书都在我的前后左右,用起来比较方便。温暖的气候也是我留在台湾的一个原因,气候一冷对我就不舒服。

夏榆:你对台湾的政治现实一直不信任吗?你怎么评价台湾的政治现实?

李敖:台湾其实很明显。四九年以后,蒋介石这个团队躲在台湾这个角落负隅顽抗,他躲在墙角里抵抗,抵抗中国的统一。他统一不了中国就抵抗别人的统一,蒋介石和他的儿子搞小团体搞了几十年,越搞越小。到现在能支撑台湾的政治台面也没有了,而且一天比一天滑落。

夏榆:2004年320大选之后,台湾的政治被形容为乱象,现在呢?

李敖:越来越乱了。民进党把台湾毁掉了。本来蒋介石和蒋经国在台湾留下一点赌本,现在这点赌本都被折腾光了,现在的台湾越来越麻烦,不断衰落下去,最后完全靠边站了。

夏榆:你对台湾的政治没有期待吗?

李敖:我不期待,过去的国民党是人面兽心,民进党以后就变成兽面兽心了。

夏榆:你对马英九有期待吗?

李敖:我赞成2008年选马英九,因为他看上去漂亮,看起来舒服。但是马英九的自私,他的无能,他的国民党性格,跟民进党也没什么不同。他只是看上去比较舒服。2008年他和他的国民党团队能把台湾搞好吗?我不相信。(2006年9月15日)

下一篇:李敖对话录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