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有话说李敖

李敖,最爱的是自己

作者:admin 日期:2008-7-18 15:45:54 人气: 标签:
导读:

李敖是个“怪物”,所到之处,必然千夫所指,他就像唐·吉诃德,在风车之国战斗了一生,到死依然不忘战斗。他是天生的“乱臣贼子”,胡适、钱穆都曾将他当成关门弟子,但是他却毫不留情地反戈一击,他的朋友、妻子、情人们都跟他反目成仇。他喜欢纠缠在厮杀中,他自大、自恋,却又有着无可辩驳的才气。
他就是传说中的暗黑破坏神,他反抗黑暗、憎恶黑暗,却又那么热爱黑暗,黑暗,是他的灵魂,他的人生和他的一切。
李敖自称一生中有过20多个女人,他实在是个情种,即使现在的老婆小屯也是他50多岁时马路求爱所得,那时小屯只有19岁。至今有证可查的是他的7次爱情,每场爱情都轰轰烈烈,曲折动人。他的一生,简直就是一个冗长的爱情肥皂剧。

生死初恋,成就金刚不坏身

1951年,在台中市高中读书的李敖,就已崭露头角,才华横溢的他爱上了学妹小罗,1955年秋天,李敖进入台大历史系,小罗也考进了台大化学系。一身书卷气的李敖打动了情窦初开的小罗,两人陷入热恋。但是,李敖的特立独行很快招致小罗父母的反对,他们不能容忍一个反对国民党的“叛徒”成为他们的女婿,更觉得如此极端的青年肯定会前途坎坷。所以即使李敖亲自求见罗的父母,也吃了闭门羹。最终罗也黯然和他分手。分手时,罗姑娘告诉他:“我肯定不会是你最后一个女人,但是,我庆幸自己是你的第一个。”一向心高气傲、恃才傲物的李敖生平第一次遭遇如此打击,竟然精神崩溃,服药自杀。幸好后来同学及时发现,救了李敖一命,才有了今天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怪才。

第二次失踪的爱

1962年2月,李敖与王尚勤一次在公交车上偶然相逢,他对这个台大校花一见钟情。一聊之下,李敖才知道,她竟是自己好友王尚义的妹妹!他们的爱情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但是作为李敖的好友,王尚义并不赞同王尚勤与李敖交往,还劝妹妹不要陷得太深。他觉得李敖曾发表一些反对婚姻制度的言论,让他担心不已。他形容李敖是“享乐主义者”“不羁的才子”“有钱时挥金如土,穷起来可以饿肚子”。他说李敖“感情上受过创痛,这创痛使他否定爱情、否定女人的灵性”“有勇气,但缺乏责任”,而李敖在妹妹心中“是那股可爱的暴风”。
也许是因为哥哥的影响,王尚勤从台大毕业后毅然留学,后王尚勤发现自己怀孕,这一年圣诞节前夕,她在西雅图产下一个女婴,取名李文。李敖与王尚勤交往、同居两年多后,王尚勤便赴美留学,李敖为此哭了一整晚。王尚勤认为:当时27岁的李敖“只相信眼前的、抓得住的”,不肯给她未来的承诺。王的同学都出国,李敖却认为“留在台湾比较有前途”,拒绝跟她同去美国。
1966年春,王尚勤带着已经快3岁的女儿飞回了台北。就在她即将离开台北的前几天,她发现了代号h的少女与李敖的情书,王尚勤带女儿飞回了美国。

患难之交,完美的结局

上世纪60年代,以笔为生计的李敖被国民党当局封杀,失去了赖以生存的职业后,做起了旧家用电器的生意。他连女儿文文的抚养费都无力支付的时候,遇到了小蕾。
李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认识小蕾在1967年9月26日,那时她19岁,正从高雄女中毕业……看到她,我立刻喜欢上她。”李敖失去自由以后,苦劝小蕾离开他。可是小蕾重感情讲义气,最后的选择当然是留下来。1971年李敖入狱的日子,小蕾依然坚守在他们同居的国泰大楼里,后来,失去了经济来源的她不得不离开。5年之后李敖终于出狱,可是那时的小蕾早已为人妻母了。
比起前几次失败的爱情,李敖这次被“甩”似乎伤害少一些。对他来说这多少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因为这次的感情,温暖多于寒冷。虽然他对爱情的山盟海誓不再有幻想——即使是坚贞如小蕾,最后也没有遵守她的诺言,更不要说别人了。

火星撞地球,众叛亲离的悲哀

1980年8月28日下午5时,李敖在台北忠孝东路大陆餐厅举行记者会,宣布与著名影星胡茵梦离婚。李敖打着胡茵梦送的蓝色领带,戴着胡茵梦送的手表,向充满了大厅的记者散发了 “文情并茂”的离婚声明:
一、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他武功过人,拔剑抵抗。但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有他心爱的布鲁塔斯时,他对布鲁塔斯说:“怎么还有你?”于是他宁愿被杀,不再抵抗。
二、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
三、我现在宣布同胡茵梦离婚。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
四、我现在签离婚文件,请原证婚人孟祥柯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
五、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茵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离婚签字的时候,李敖给胡茵梦送上鲜花,在她拭泪的时候,默契地递给她手帕。一切无懈可击。
这场只持续了3个月的婚姻就此结束。虽然小报记者对他们的分手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被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的婚姻实在太有“看点”了:一个是台湾学历最高的影视明星,男人的“梦中情人”;一个是呼风唤雨、才华横溢的作家,他们的结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
但是,他们都小看了婚姻,更小看了对手。实际上,1980年5月6日结婚前,他们关系已到了崩溃的边缘。结婚只是他们为了挽救情感的最后一招了。胡茵梦说:“我来来回回地搬出搬进(金兰大厦),其实就是想再努力一次,看看有没有办法包容他,安慰他,给他一些快乐,然而后果总是令自己失望。”因为存有侥幸心理,认为婚姻可以给李敖安全感,可以改变他的行为作风。李敖不能低头的个性令同样个性非常强的胡茵梦彻底对李敖失望。后来谈到这段荒诞婚姻的时候,李敖有一套很奇怪的说词,他说:“她总该结一次婚,以免闹得太凶了,她需要一个很强的男人来驯服她,这样对她会有点好处。”李敖说,他对胡茵梦很体贴,也很蛮横,大事必由他自己作主,小事由她选择。“我绝不惯她、宠她,也绝不允许她和我闹意见,这是我的原则。”
李敖与胡茵梦的相识,源于代表作《独白下的传统》的出版,再次震动台湾文坛。当时胡茵梦也写文章力捧李敖。很快,他们陷入了狂热的爱情。胡茵梦知道李敖已有了一个女友。她问他该怎么办?李敖说了一句花心大萝卜式的经典名言:“我告诉她,我爱你还是百分之一百,但现在来了一个千分之一千的,所以你得暂时避一下。”这个千分之一千的女人给他带来的是一个悲剧。
虽然李敖很想让这场仓促的失败有一个完美的收场,但他还是棋差一招,刚刚和他离婚的胡茵梦立刻在他和萧孟能的官司中充当了对他不利的证人,并召开记者招待会痛斥其非。最终导致李敖再次入狱。李敖出狱后再次纠斗,反告萧孟能,直到将其告入监狱。
由此两人恩怨纠缠长达10年之久。这是李敖一生中最耐人寻味的爱情。

爱之归宿,还是艳遇

1985年3月11日下午,在台北市仁爱路上,李敖看到一个候车的女孩子正在看他坐牢时编发的《李敖千秋评论》丛书第三期。这个女孩,身高几乎与他的昔日情人小蕾相同,也有1.7米以上,颀长而丰满。她读书的神态几乎与小蕾一模一样。李敖开始发动“攻击”,他还没自我介绍,那个女孩已经认出了他,她自我介绍叫王小屯,
也许李敖终于找到最后的归宿了吧,从此他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情感生涯,在爱情方面变得更练达,也许是30岁的差距,让他更宽容,他也自言,和妻子孩子的关系更像是和女儿孙女在一起。也许这样的距离才是他最能接受也最有安全感的吧。



分析:
1.痴情种子
李敖初恋时,他显然还处于“才子佳人”的书生情结之中。特立独行是他的精神支柱,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让人瞩目的“优点”在爱人家长看来居然是罪行。最让他痛心的是连爱人最后也屈从于家长意志,离开了他。
这对他是一种沉重的打击,因为痴情种子的一个特征就是会把对方想得太完美了,所以一旦她无法像她那样坚持下去,露出了不完美的地方,他就会痛苦万分。
其实他的自杀,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要“背叛”他的爱人感到内疚。显然,这次失败是他以后一连串情感失败的起因,被背叛的愤怒,一部分转化为对专制集团的反抗力。
当他关于爱情的理想破灭后,他就放弃了做一个书生的立场,对爱情,他不再敢全心投入,因为一次“惩罚”够他一生“杯弓蛇影”了。

2.舞台感
初恋之后,李敖开始了他的特立独行之路,在这条路上,他越走越远,一生跟人作对,对头越强,他越兴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在情感上,他也充满了“斗争”精神。
几次爱情,他都是在车站,在公车上开始求爱的。显然,他是一个舞台感非常强的人,即使是爱情,他也需要聚光灯,也需要观众,需要掌声和喝彩。所以他选择的都是有一些挑战性的女人,比如台大的校花,比如台湾第一美女胡茵梦,这个时期的爱情是一种征服欲的体现。他试图通过征服那些有个性的女人,来证明自己的魅力。
胡茵梦和他在报纸上正要拉开架势骂战,她刚说李敖不会允许她离婚的。没想到第二天,李敖就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充满骑士精神的“5项基本原则”,打了胡茵梦一个措手不及。虽然当时胡茵梦很感动,但是事后,她也许会想到,李敖居然能如此冷静,难道他对她一点儿留恋都没有?
这也就是为什么胡茵梦会跟李敖“秋后算账”的原因。也许经过了胡茵梦,李敖已经开始明白,适合自己的,究竟是哪种女人。或者说,他的第一次婚姻的失败,是因为他想把女人也当成敌人征服,妄图改变对方,而对方恰恰也是打这个“如意算盘”。
他为什么如此执著于摄像镜头?他的自我承认需要有外界的积极回应,否则就会失去了方向感。自尊是在童年期母亲的积极回应中产生的,如果在早年的教养中内在的自我没有得到肯定,那么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就有强烈需求,因为他需要弥补曾经破损的自己。

3.永远停滞
爱是与他人中最亲密的关系。一个人感情交往多建立于早期的感情交流中,情感上的女性原型,会极大影响情感选择。
对李敖来说,小罗姑娘就是他的爱情原型。这个模型的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后来他的女友绝大多数都是19岁。
他的爱情,永远被封锁在小罗19岁那一年。心理学家认为,“一见钟情”是一种“移情”,所谓移情,就是李敖一见钟情的对象,都是和小罗相似的姑娘,她们的入选,只是因为在年龄和感觉上和李敖心中的模型相似而已。即使是后来的王小屯,也是因为看上去和李敖的红颜知己小蕾相似,李敖有了第二个模型—小蕾。
因为李敖初恋的失败,所以他渴望重新回到19岁那年,弥补痛苦的缺憾,于是他在50岁的时候,还可以向一个17岁的少女进行搭讪。这在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在他看来,却非常自然,因为他的爱情感觉依然停留在那个年代。可对方永远不可能做一个顺从的模型复制品。
从某种程度上,李敖就像在情感的河上“刻舟求剑”。

4.杯水主义
“我在台湾写过一个歌,巫启贤唱的,台湾正在唱这首歌: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天长/我的爱情短/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眉来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这个就代表了我的爱情观”
李敖只要谈到感情,总要引用他这首打油诗。一个在情路上饱经风霜的人不再有那么多心理能量对一份新感情有所投入的。因为他已经疲倦了,已经熟练了,学会一点点儿地理智付出,捞取更有效率的情感。为了害怕伤害,他宁可减少付出。
但他谁也不爱,他爱上的只是自己在别人身上的倒影。
他掌握了女人的穴位图,许多女人会被他吸引,但只有那种母性和理性十足的人才会成为他的妻子。

总结:
李敖感到社会是黑暗的,人性是不可信任的,同时他感到人只能用暴力才能管理,人的内心世界主要是来自于童年期父母教养。成年后对世界的看法就是童年期建构起来的延续,童年期如果在冷漠、专制的父母教养下成长,父母的精神世界就会内化为孩子的世界……他们在以后生活中也会认为,世界是黑暗的和强制性的,他不仅这样理解世界也会这样对待世界……李敖的生活也许是早期生活的“复制”现象。


摘自:《婚姻与家庭》2005年23期 作者:飞鱼等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