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有话说李敖

李敖:我在和台湾说再见

作者:admin 日期:2008-7-18 15:58:33 人气: 标签:
导读:

台湾过去在蒋家父子时代留下的一点点赌本和筹码,现在都用完了。台湾已经在亚洲出局了,在世界也只占万分之六的面积,非常地小,在世界也已经出局了。所以,台湾真的要没落了。

2005年9月,李敖在阔别56年后重返大陆,分别在北大、清华和复旦发表演讲,此次“神州文化之旅”引起极大反响,其在大陆的知名度也在三场演讲后达到了顶点。

2006年,在媒体上,“为讽刺黄芳彦以治前列腺癌为名滞美不归,李敖当场解开裤链,露出自己的手术伤疤”;“为阻‘程序委员会’将军购案排入议程,李敖戴上电影《v怪客》的面具,乱喷催泪瓦斯,多位‘立委’离场,会议被迫中断”;“李敖在‘立法院’秀出自己的裸照抗议军购”……这些新闻,依稀还让人看到当年那个桀骜张扬而自夸的李敖。但更多时候,以“文化顽童”自称的李敖,已开始显出疲态和老态。在2006年底的台北市长竞选中,李敖仅得到7795票,排名倒数第三。他在凤凰卫视的独角戏谈话节目《李敖有话说》也在播完第731期之后,跟观众说再见。


沸腾过后,归于平静。

“见有一匹灰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这是李敖多次在节目中引用的《新约•启示录》中的话。李敖老了,这种感觉已开始从他的节目中随处散发出来。从去年开始,他已多次在节目中谈及对死亡的思考和面临终点的态度。

将近耄耋之年,临近终点的心境,对李敖的人生会产生什么影响?面对台湾的局面,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对于自己的大半生事业,他又会做出什么总结?继2005年5月本刊在大陆媒体中首度专访李敖后,2007年1月18日,本刊特约记者在台北他的“立委”办公室里,再次分享了他的奇谈妙说和人生智慧。竞选台北市长的原因。

人物周刊:这次台北市长选举,您的选票还不到一万票,这意味着您的竞选只是您的一场秀,意味着只有少数人支持您,您是否感觉到失望?

李敖:我并没有感到失望啊!我的目的就是这个嘛!投票那天早晨警察来接我,他们派人保护我,原因就是怕我出事情。因为我在“立法院”的时候收到人家寄来的子弹威胁我,政府胆子很小,怕出事情,所以就派给我保镖。他们来接我的时候,就问我自己评估会得到多少票?我说我会得到8500票,结果得了7700票,这已经是相当接近了。台北市200万张的选票,我都不估计我会得到一万票,表示我对自己的了解是非常准确了。你看当时施明德红衫军的事情,闹得最盛的时候,我在电视里两次讲到:“这个活动,不了了之。”在2004年的时候,《亚洲周刊》的封面登出来,标题是:“李敖说陈水扁会当选,并且是险胜!”大家那时候都说连战和宋楚瑜会赢,为什么你还讲这种话?表示我的判断能力是那么接近,那么准确。

美国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写了本书《欧洲十字军》,里面有提到:“好的将军判断也会有错误,可是它的几率低。”像我对事情的判断准确性比较高,(那么)我选市长的目的何在?目的就在于:我在测验你们,我在羞辱你们,证明你们是群浑蛋。你们以为蓝色阵营和南部绿色的选陈水扁的人不一样。其实你们和他们是完全一样的。

我当时做市长选举辩论后,大家互相聊天,郝龙斌私下和我讲了一句话,我觉得很有趣,他说:“你李大师准备很多资料攻击别人,这我们都知道,我也有心理准备你会攻击我,可是我没想到你会拿出老陈和小蔡的资料。” 老陈是来台湾时还不满16岁的小兵,到他们郝家去做长工,后来两岸通了以后,别人是有家归不得,他是无家可归,因为他都不晓得自己家在哪里。像个奴隶一样呆在郝家里面,这也是外省人啊!你们介入权力核心,可以受很好的教育、有很好的职业,可是就在你们身边,他们的一辈子是什么?小蔡是个14岁的金门女孩子,去郝家当丫鬟,用空军的专机空运到他们家里,你可以说你们没有虐待她,甚至对她而言,一个乡下的小女孩子,她有了比较好的机会看到了世面。可是她只有14岁啊!你们有什么权利可以替她来做选择?

这就是我出来竞选的原因,我替这些人讲话,这些人并不一定能感觉出来,我替他们讲话,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料来讲,可是我有能力出来讲。

所以,我要留下一个记录。我也老了,我慢慢地也在台湾这里淡出,可是别以为我走以前没有讲过这些话。

当时(2005年9月)我从北京回来,到了台北的飞机场,陈文茜来接我的时候,她讲了一句话:“我发现你不会再回北京了,你在和北京说再见。”其实这次台北市长选举,是我在和台湾说再见。我有我自己另外一个老去的生活方式,台湾和我情缘已尽,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关心台湾了。再花时间就不值得、也没有用了。

我已经很准确地看出来你台湾是什么了!台独你不敢,可是你不台独北京也不要理你,放你去凋谢、没落。我已经很准确地说出来,将来台湾只能是靠“观光”来活。不要忘记我始终是个先知者,我眼光比你们看得还远。

人物周刊:您怎么看待宋楚瑜?台北市长选举结束后他宣布退出政坛,您当时非常替他惋惜,也对他的得票率太低公开表示非常气愤。

李敖:宋楚瑜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他爸爸宋达是带兵起来的,后来变成将军,撤退时他主持业务,有消息传来,他的女儿游泳淹死了,他不敢回家也不敢办丧事,到了晚上下班回家了才去看女儿的尸体。那么努力,那么勤勉,最后他们家算白手起家爬起来了,宋楚瑜也跟着起来了。他也几乎成功了,在“总统”选举的时候得到了460多万票,又从460多万票降落成5万票,哈哈,比我多了,我只有7700票。

他也是个典型的例子,真正有心、有能力去脱离旧式的宫廷社会,而真正进入台湾的群众,希望融合成一片。别人都是拣便宜的,根本不能和宋楚瑜比。

我的务实一面

人物周刊:有人说您“政治不正确”,因为您有两方面观点在大陆知识界遭到批评:您经常强力批评美国;此外,您作为自由主义大师,却经常在节目里表扬威权政治。您的回答或者反批评是什么?

李敖:有个很重要的基本条件被大家忽略了,那个基本的条件就是:我是个非常务实的人!

大家一直都只看见我嚣张和天马行空的一面。没有看见我非常务实的一面!什么叫做务实?务实就是可行性。这件事情做不做得通?如果做不通,那这件事情就是空的!我们要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中国人从来都没得到过这样安定的机会。安定和进步是非常有关系的。所以到大陆时我不谈主义,谈你自己定的宪法,你要不要守?肯定没人说我不要守宪法,这样就把人的嘴堵住了!

现在宪法里面都是落实的自由主义,美国也是这样的!中国没有美国的条件,物产也就只等于美国的一个州,中国地大而物不博,人口又多。以前法国驻中国的大使讲过一句话:“美国得天独厚的一个原因,就是它南北都碰见好邻居,北边碰见加拿大,南边碰见墨西哥。都是软弱,没有战争的邻居,所以它得天独厚。”而中国倒霉死了,碰到的邻居不是苏联就是日本,动乱造成我们的痛苦,所以没有动乱我们就要珍惜它。

人物周刊:您认为是大陆的主流学界误解您了吗?

李敖:那是他们头脑不好!(笑)头脑不好有两类,一类人,头脑不可能好,因为他们被教条困住了,动辄马克思,动辄鲁迅。

另外一批是提出:美国那么繁荣,为什么不走他们的路线?我认为是没有那个条件,就没有那个结果。美国自己有它得天独厚的条件。像现在南极的冰开始融化,地球开始变暖,美国就要负极大的责任。现在开始,中国也要负一部分责任了,原因就是我们要走富国强兵的路,强兵是没问题,可是一富国,很多资源就会出问题。

人物周刊:也有一些大陆学者对您的晚年表现持批评态度,您自己有没感受到?

李敖:我觉得那都是他们不懂,他们跟不上我的境界。(笑)就像易卜生那个小说(编者注,指《人民公敌》),司徒曼医生是个先知者,等你走到司徒曼医生这个境界的时候,你找不到他了,因为他又往前走了。他比你走得远也比你走得快,这批人跟不上嘛! 对我批评的人是一个很好的标准,可以做个很好的测验,鉴定他的文化水平,可以鉴定这个人的头脑是属于哪一类的!

谈林语堂和炒作

人物周刊:您怎么看林语堂,他是不是比您幸运,在国际上名气更大?

李敖:他的名气是有的,因为他的英文极好!他出生牧师家庭,所以他很早就和外国人接触。可这人头脑不好,才气不够。就像美国有个名作家讲了一句话:“他花了40年的时间,才发现自己没有写作的天才,可是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成名了。”林语堂也是一样,干错行了。林语堂文字上的才能是普通的,最多中上,不是最好的。可是他得天独厚,英文好,碰上赛珍珠提拔他,正好又碰上中日战争,只有他一人在美国,别人都没有机会啊!所以他占尽便宜。不过他本人也聪明,他对共产党一直不太友善这是他的一大缺点。

人物周刊:世人有的称您为“文化顽童”,您骂人、炒作新闻,是您真的想玩,还是有计算的成分在里面?

李敖:什么叫做“真理”?真理就是百分之五的真理加百分之九十五的宣传。什么是好吃的菜?好吃的菜就是百分之五的肉加百分之九十五的味精。这些东西的包装和戏路是非常地重要,否则你就不懂得现在的宣传。我懂得一点点,我知道这个东西很重要!我为什么会拿出瓦斯来喷“国会”议员?大家应该都注意到,我的用意,最重要的就是要去羞辱他们。在大家眼里那是神圣的“国会”,在我眼里它不是国家,不是“国会”,也不神圣。就是一群浑蛋。所以就用瓦斯对付他们(结果他们把我告到法院,我下个月6号要去法院)。我当时就拿出那个瓦斯给大家看,那是无毒的,根本不是瓦斯,只是辣椒,会使你眼睛不太舒服的一个喷雾器,它本身其实是个灭火器。他们都被我骗了。所以我是个头脑非常好的人,做这些事情,你以为我犯法,其实我并没有犯法。 @@@  我做这些事情,快乐对我来说很重要。快乐不是建立在其他人身上,快乐是自发的,自足的。我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

台湾的前途,最后要靠观光

人物周刊:对未来的两岸走向您怎么看?

李敖:两岸没有什么走向。什么原因呢?因为台湾不可能独立!不能独立你又那么不合作,那么我北京根本就不要理你嘛!美国也不理台湾。为什么呢?去年的11月13日,美国的核子航空母舰,前面8公里的地方冒出来一艘中国潜艇,他们吓坏了!这个潜艇可以打沉你的航空母舰,你都不知道!(结果)去年11月16日美国国会就做出一个报告来,说台湾以后要是发生情况,美国来救台湾时,中国有能力拦截。美国自己都不敢来救,所以台湾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台独又不敢,你不敢我打你干什么? 自生自灭!(语气沉重)可是这些人还不晓得台湾陷入自生自灭。所以我常常引用王安石的诗:“绕岸车鸣水欲干,鱼儿相逐尚相欢,无人挈入沧江去,汝死那知世界宽。”我来解释一下:绕岸车鸣水欲干:人要把湖水抽干,所以上面有水车绕着这个岸,水车在叫,要抽水。鱼儿相逐尚相欢:鱼儿还开心地互相你追我我追你。无人挈入沧江去:如果没有人把这些鱼带到另外的水里面去。汝死那知世界宽:你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么大。 台湾现在就是这样,台湾人就是不晓得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所有的岛国岛屿,除了英国以外,都是小气巴拉的!尤其是日本小气,台湾又受日本的影响。岛的居民有很多优点,可是他们小气,没有视野,视野很狭窄。你和世界去对抗,怎么会赢呢?你占全世界的面积只有那么少,你怎么会赢呢?好比汉语拼音,是联合国所通过的拼音方法,在台湾就被拦截,台湾改成通用拼音。你不能抵挡世界嘛!不能因为仇视中国大陆,而不承认山东大学的学历(编者注:采访记者本人是山东大学毕业的台湾人),能证明什么呢?你台湾算老几?!全世界100个大学也轮不到你台湾,你没有资格、也没有力量抵抗我,你抵抗我干什么呢?大家会觉得很好笑嘛!所以世界看起你这个岛的动作来是好笑的嘛!

可是他们(当权者)不懂,你现在也没办法使他们懂,因为他们的脑筋已经变成浑蛋了。民主政治就是自作自受,台湾的前途就是自生自灭。台湾的民主根本是假的。

人物周刊:您刚才说对台湾已经不抱希望了,所以未来也不会把希望放在某个党派上?

李敖:没有(抱什么希望)!今天民进党所支持的最高法院检察长叫陈聪明,国民党反对。但是今天我公开表示投他票(亮票)。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讲过一句话:“当我们的理智不能决定的时候,让我们的感觉来决定。”我的理智告诉我,陈聪明是陈水扁提名的人,他怎么会是好东西呢?陈聪明被陈水扁提名,他一定是和当权派合作才有这个机会,他不是好东西啊!所以从理智来分析,这个票是不能投的!可是感情上为什么会投?因为在25年前我被打压的时候,他是个小检察官,竟然主持了一次正义,当时把以伪证罪来害我的前妻(胡因梦)提起公诉,就是陈聪明。所以他偶尔会做一些好事。

中国京戏里面有出戏叫做《法门寺》,里面讲的是明朝宦官刘瑾的故事。刘瑾一辈子做坏事,可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这一次。为什么我们不承认他做了件好事?所以我25年的感觉,使我今天公开表示投他票,你知道我的那种“人情味”吗?

上个星期“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开会审查军购案,闹到中午还不能散场,吃饭的时候给我们“立法委员”每人送来一个盒饭。旁边的那些将军们回不去,都看着我们,很多记者也看着我们。我当时就拿了一个盒饭,两个手拿着,送到了“国防部长”李杰的面前,我说:“你代表他们,你先吃。” @@@  李杰才刚被我骂过,他闭嘴。可是吃饭的时候,我会用这么细腻温馨的动作来对待他,他都快哭了,觉得我对他这么好!

本来就不对嘛!“立法委员”怎么可以先吃饭呢?怎么会骄横到这个样子?你注意到我那一派的人,我迷人的地方,不是骂我的人所能了解的。(笑)

人物周刊:在退休之前,您希望台湾政治舞台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李敖:台湾整个出局了!台湾过去在蒋家父子时代留下的一点点赌本和筹码,现在都用完了。台湾已经在亚洲出局了,在世界也只占万分之六的面积,非常地小,在世界也已经出局了。这个岛屿在英语里讲,已经是“decline”,完全没落、衰亡了。所以台湾已经没有前途了。台湾的前途最后要靠观光。观光也只以来一次为限,来了一次以后就不会想再来了,可是总会想要来看一次。大陆人很多,如果前后要来五千万人,就不得了。所以台湾真的要没落了。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