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概况档案新闻2文件中心闽中风情史话趣闻人物聚焦馆藏介绍档案检索网上展厅档案网址特色栏目视频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特色栏目 > 有话说李敖

李敖:特立独行的理想主义者

作者:admin 日期:2008-7-18 16:07:27 人气: 标签:
导读:

李敖是世界上最特立独行的理想主义者,他写过100多本书,可是其中96本被查禁,自人类有史以来,写禁书之多,被查禁量之大,他居世界第一。




一出生就是“遗民”



李敖祖籍东北吉林,1935年由于不甘心当“遗民”“泪尽胡尘里”,其全家搬到北京。李敖在北京念至初一上。1949年5月12日,他随家到了台湾,随身带了500多本藏书,年纪只不过14岁。
到台湾后,李敖跳班考入台中一中,进入初二上,可是到了高三上他就自动休学了,他讨厌令人窒息的中学教育。后来以同等学历考入台大,先学法律,后学历史。
毕业后做了一年半少尉预备军官,退伍再入台大历史研究所,可是他又自动休学了。他写文章攻击起自己学校的黑暗,他不高兴再念了。
从26岁起,李敖用“文星杂志”和“文星书店”,兴风作浪了4年,最后被国民党封杀。自此他陷入14年的“牛棚”生涯,包括以叛乱罪名,被乱判8年半在内,家也一再被抄。而他自己,则长年身陷黑狱,日与狱吏为伍,夜与蟑螂、白蚁、蜈蚣、老鼠为伴。
李敖44岁时复出,可是两年后,国民党再度以冤狱判他半年,目的在中止他“恶势力”的扩张,并把他斗倒斗臭。但是有着度过“冰河期”历练的他,苦战不懈。他从揭发国民党司法与监狱的黑暗开始,大规模的延续他自文星以来的反极权、反暴政、争自由、争历史真相的写作,把国民党搞得焦头烂额。他每月写一本书,连写十年,一个月都没间断,他为理想主义打拼的精神,无论敌友,都推服无间。



电子报当大炮

 

李敖出书,出版杂志,多次遭到台湾当局的查禁。1999年11月,李敖创办电子报,他激动地说:“别的报纸是手枪,我的报纸是大炮——他们再也无法拦截了。”
1999年11月1日李敖电子报创刊,除休息日外,每天一期。李敖告诉记者:“我觉得电子报对我最大的功用,就是对一个已经写过1500万字的大作家来说,我可以考虑不用手写,而用能干的助理小姐,经过我口述,就能变成文字。从此以后,我就不用再坐在那里一个字一个字手写了。我还觉得可以满足过去我在当兵做预备军官的时候,看到很多在厕所墙上或门板上的‘厕所文学’。计算机对我而言,就是‘电子化的厕所文学’。唯一不同的是,别人的‘厕所文学’都是化名或匿名的,而我这边都是真名。我最近觉得,我也尝试要接受这种现代科技对我的挑战,虽然我一直想打败它。引起我办电子报的最大兴趣是,一个现代的优秀中国人,他同时有办报纸跟办电子报的经验。”
李敖还为自己的电子报写了广告语:“李敖创办电子报,男人喊爽女人叫。别的报纸是手枪,我的报纸是大炮。”李敖的电子报,除休息日外,每天一期,每期都是李敖自己亲自口授的文章。电子报成了李敖反台独、反对台湾当局腐败和贪赃枉法的重要阵地。


特立独行的亲情



2000年7月29日,李敖母亲去世。李敖没发讣文,也没办丧礼,但掉了两公斤肉,生了两场病。
李敖一生特立独行,就连母亲的丧事都办得“举世无双”。李母过世,他没念经烧香,更没发讣文举行丧礼,第三天就火化了母亲遗体,前后只花了四万七千台币。
李敖母亲于2000年7月29日因心肺衰竭过世,享年九十岁。李敖说,母亲病危,先变成植物人,朋友劝他,母亲情况再恶化就不要再急救,他告诉了医院。母亲过世那天,医生还是急救处理,他不解,医生说:“因为是李敖的妈妈,不救怕挨告。”
李母身前决定百年后火化,她过世后,李敖要求尽速火化,但规定要等二十四小时,葬仪社建议先念经八小时,他说:“我和我母亲都不是佛教徒。”葬仪社说那用放录音带的,他斥之无稽。由于第二天是假日,第三天他就把母亲遗体火化了。
朋友事后得知李母过世,宋楚瑜希望来行礼致意,李敖说:“已经烧掉了,向我行礼吗?”大家听说他没发讣文,也没办丧礼,一点忙都不必帮,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敖20岁时,父亲过世,当时他坚决改革丧礼,不肯磕头、念经,被长辈责骂。
他说:中国人的丧礼太虚伪,弄得活人变死人,死人变成鬼,很不健康,我有自己怀念逝者的方法。他也决定自己死后遗体捐给台大医院,免了火化的麻烦,因为“恨他入骨”的人太多了,他要求台大把他的骨头做成标本,如果太老了才死,骨质疏松挂不起来的话,他不介意“躺着”。



“花心”李敖



李敖的传奇一生总是与女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据李敖在自传中的坦白,他爱过的女人就有十数人之多,伴随着他人生的各个时期。对好事和美女冲动是李敖的天性。李敖曾说他这一生的“双龙抱”是抱不平和抱女人,可见,女人在李敖生命中的重要。
在李敖67年的人生岁月中,来来去去的女人很多。那些曾经在他心扉留下深刻烙印的女人,都曾现身于他的笔下。他现任妻子小屯也是其中之一。
小屯姓王,这个小名,是她和李敖初识到故宫博物院看展览,看到一只可爱的“小猪”时,李敖替她起的。小屯今年37岁,19岁认识李敖,至今已有18年。
18年前的夏天,小屯19岁,李敖49岁。她仍是护校的学生,穿着诱人的短裤,一如往常地在台北市仁爱路某公车站牌前等公车。就在公车快来临前的那一刻,一名中年男子从她背后冲了上来,拍了拍她。她回头一看,知道他是李敖,但看了看,不觉得怎么样。反倒是李敖机警,看准了那双美腿,打定主意急起直追,乘机跟她要了电话号码,她也大方地给了,这才有了两人日后进一步的发展。小屯说,当时李敖跟她要电话号码,她想反正也没什么,于是就给了,谁知李敖电话攻势惊人,三两下就把她给“骗”了。
在李敖眼中,小屯是个“一百分的妈妈”,婚后,她全然不管他,而把所有的时间、心思,完全放在两个小孩身上。现在,她每天接送李戡上学下学,陪他读书、弹钢琴、找资料、做功课、做壁报。以前,孩子还小的时候,所有副食品她都亲手做,令李敖欣赏得不得了。而让人意外的是,这18年来她从来就没有管过李敖,只倒过一杯水给他喝,就令他感动得不得了。她很少做家事,大部分的家事都由李敖和菲佣来做,而李敖一个人生活惯了,向来把扫地、拖地之事当运动,连扣子掉了都是他自己钉,倒也乐在其中。
在小屯的心目中,李敖一点都不像他书中或荧幕上给人的印象:特立独行、荒诞怪异或是风流花心。她反倒认为,李敖根本是一个生活单调、枯燥无味,甚至有点儿不懂情调的人。她说,李敖的生活很有规律:吃饭、读书、写作、做学问,偶尔跟朋友吃吃饭,平时电视不看,应酬也不喜欢。她最看中的就是他勤奋、上进,永远都嫌时间不够这一点。
“而且,李敖在家很少发脾气,只有在事情挤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生气。他是急性子,平均大约四五个月才会见他发一顿脾气。那时候他就会显得不可理喻,我就暂时不理他,他闹一闹,两人就好了。”
至于人家说他好交女朋友这一方面,就她所知,这17年来,李敖就只有她一个,没有别人;她也跟他说过:“如果你有了别人,我也会二话不说,马上走人!”
她说,李敖在单身时,虽然曾经交往过一二十个女友,但都是一个一个来,从不脚踏两条船,而且每一次都很专情,这就是为什么他对每一段感情至今都还念念不忘,并且还见诸笔下的原因。而即使见诸笔下,他对当事人也有过度美化的描写,许多被他写到的旧情人,都还很高兴。

编辑 王 琴


摘自:
《家庭科学》2006年11期 作者:解 语

下一篇:唐德刚与李敖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